怀念恩师郑俭
内蒙古新闻网  18-05-16 10:20  【打印本页】  来源:包头日报

  听到郑俭老师去世的消息,深感突然。郑老师时常在微信里和我们聊艺术、谈绘画、论艺道、介绍大师作品及图片,并孜孜不倦和我们交流的印象仍在回忆中显现,然而,我们却不得不接受这沉痛的现实。

  我心绪烦乱,无心做事,捧起郑老师赠予我的画集,一幅幅精美的作品展现在我的眼前。脑海里不断浮现郑老师的慈容笑貌,回味着他的谆谆教诲,想起四十多年前在少年宫学习的一幕幕往事。

  当年我们进入少年宫学习,遇到郑老师是我们的幸运。说起教学来,他主张实施正规化、专业化训练的教学,使我们获得了学习正规绘画的机缘。郑老师给我们上课时,对初学画画的学生说:“要多看少画,目的是为了训练眼和手的协调性,看准了再下笔,首先加强练习才能得心应手,而后看到对象画出形神兼备的效果。”由此,我们便打下了非常坚实的绘画基础。老师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也正因当年的那段时光,滋育培养了很多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美院教授、艺术家、美术教师等人才。他对学生要求严格并无私欲,这恰是对学生培养教育的责任;严肃并非无情,更是对学生温暖的关心,他是一个严谨、执着,有担当、有威严的,在我们心中充满敬畏的老师。

  记得第一次市郊写生时,我们兴奋地跟着郑老师走到了一个在我看来景色一般的地方,停下来画画。因我存有玩心,不知怎样画,他告诉我们:“你们要学会观察,要把所看到的景物画出来,要以诚实的态度认识客观存在,并用心把看到的景物反映在纸上,这还有个过程。多观察、有取舍、有意图、看虚实,加强意境的表现力。”

  老师从一石、一树教起,看物似人,看前面“树有二株画有两法”一大加小为扶老,背着老人,一小加大为携幼,领着小孩。讲得生动形象、浅显易懂,使我们很受启发。他施教于娱乐之中。对我们来说,那是一次意义深刻的写生课,传授艺术精神,画画不是爱一阵子,而是爱一辈子,爱画如命,矢志不渝地追求才行。后来老师跟我说,从那时起,他开始寻找自己的绘画语言和艺术方向。

  我参加工作后,也做了一名美术教师,并不时地去少年宫看望郑老师,向他讨教一些教学问题。他说:老师不好当啊。师行自端,学为人师。不仅要学习,还要提升自我,更要自己明白了,方能施教于人。指导画画不是搬抄对象,要通过记忆抓住对象的特征,寻求事物内在的妙理,要有自己的语言,有个性、有思想,写生要强调虚实,当成作品来画。我们在求美求善之前,先得求真,艺术要以形式定美,以达到审美思想的目的。那时我还年轻,领悟得不够,几十年后才理解到忘我而有我、无法而有法的深刻含义。

  几年后,郑老师调离包头,任教于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从此我和老师的联系就少了。当获悉郑俭老师在包头举办个人画展的喜讯时,我们原少年宫的老同学心情非常激动,期待着老师的到来。这天下午,我们来到郑老师住的酒店,看到他神采奕奕,人虽近迟暮之年,但他依然体现着年轻时的风貌,他说:“包头是我的第二故乡,我的画来包头美术馆展出是来交流学习的。”他的谦逊使我们心生敬佩。

  2016年11月13日下午,《郑俭山水画展》在包头市美术馆隆重举行。开幕式盛况空前,观众近千人。他带来的绘画作品有137幅,张张都是精品,但他还是精挑细选拿出他更为满意的87幅作品展出。几十年来,他奋笔丹青探索草原山水画,由传统向个性发展,形成了他的艺术风格。

  从画展中可以看出他在充满着甘苦和荆棘中,苦心孤诣,困而自知的艺术创作道路上留下的坚实足印。他艺术作品中独特的草原山水画风格,在黑白艺术语言中,表现出大自然的丰富和多彩,他所重视的是内在生命的觉性和展现。而且达到了通神聚妙、澄怀味象的艺术境界,郑老师所强调的是个人直接的生命体验,以平常心态、平朴觉慧为道,独立思考,追求艺术真谛,他在中国画里找到了自我。而他独特绝妙的草原山水画的笔墨风格,体现出他的学术价值。

  画展圆满地结束了,郑老师要回呼市,临行前分别给我们几位同学题字,因图章不在手边,让我们以后来呼市补盖,看得出来老师对我们的不舍,之后我和老师联系频繁。知道老师对他的艺术取得成就并不满足,还要继续学习,向更高的目标努力。

  春节前夕,郑老师几次打电话惦记盖印的事,我和同学们觉得老师再来包头相聚,盖印不更好吗?我们也盼望和他相见。可是,怎么也想不到,这时的郑老师已病了,他自知时日不多,不愿留下遗憾。他思念我们这些学生,哪怕是一点小事也惦记在心,这就是我们的恩师。

  得知郑老师病重的消息,我们的心情非常沉重,包头的同学们相约去呼市看望郑老师。只见他形容憔悴,消瘦了很多,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我们的心被深深刺痛。他让家人把他扶起,坐好,而后梳了梳蓬乱的银发,仍是保留着那种庄重、严谨的师表气质和文人风骨,他有气无力地说:“癌细胞把我的肉都吃了,可我的绘画艺术刚刚有点感觉,自己却成了这样!”郑老师让我们展开他的题字,“澄怀味象”“返璞归真”“大道至简”每个字都写得刚正严朴,如刀刻石拓,苍劲拙厚,字如其人,画如其人,盖在纸上的红印章,是烙在我们情怀中的心印。我们强忍着泪水离开了病房,回头再看时,却看到他目光中流露出的眷恋和不舍。

  他留下遗言:让人们记住他这人、记住他的绘画艺术,记住和他相处的美好过去。老师带着对艺术的追求和热爱,对家人、学生、好友的眷恋,离开这个世界。也许他还有很多话要对我们说,但一切都回归于艺术之中,留给我们的是生命与艺术的悲壮,情怀和灵魂的共鸣,更闪耀出草原山水画艺术的精神之光。(秦建中)


[责任编辑: 张莉 ]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