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小满
内蒙古新闻网  18-05-17 14:36  【打印本页】  来源:北方新报

  我对二十四节气有一种特殊的好感,尤其喜欢那些清新而美好的名字,比如清明、芒种、小满。

  江南沃野过插秧,江北麦麸便灌浆。

  小满,就像一个初长成的少女,虽然还青涩,又即将成熟,那一种如花半开的情状,实在让人心动。前人说:“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这夏天的第二个节气姗姗而来,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未成熟,只是小满,还未大满。

  小满时节,和朋友一起去看古村落。车行山岗,满眼都是绿,绿的树,绿的草,绿的庄稼,叶子闪着光,发着亮。土豆的秧苗有一尺高,开着白色摇曳的花。小麦秀穗了,麦浪起伏着。王不留的种子集中而密集,结满沉沉的希望。院里的苹果树挂了果,月季花开得一塌糊涂。

  传说,小满是蚕神的生日。这一天,小孩子也学着大人的模样,虔诚庄重地敬一敬蚕神。他们忘不了,春天里养蚕的快乐。不知道是谁最先拿来一张报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黑色蚕籽。小伙伴兴奋起来,你也要,我也要,一会儿功夫,大家手里都有了蚕籽。揪一团棉絮把蚕籽包好,每天就有了很多期待。终于有一天,又黑又细的蚕宝宝出生了。

  放学后,书包一放,我们就向村外跑去。最熟悉田野的是孩子,我们知道哪块田地的旮旯有一棵老桑树,哪一座山坡的向阳处散落着几棵小桑树。在风中,我们采桑叶,采几片,留几片,因为过两天我们还要来。看着白胖的蚕宝宝在碧绿的桑叶上蠕动,沙沙有声,我们的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

  从师范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所乡中任教。除了班主任,还兼着两个班的语文课和政治课。我白天上课、看作业、辅导,晚上备课,一来二去,病了。我躺在简陋的宿舍里,昏沉沉的,没有一点力气。

  那日正是小满,一个女同事忽然来敲我的门。她特意挖来了苦菜,烫熟了,加了点盐、醋、辣油或蒜泥,凉拌成菜,让我配着米饭吃。我尝了一口,真是清凉辣香,不仅食欲大增。她笑着说,多吃点,这苦菜可是个宝,能清热、凉血和解毒。对她的热情,我有点意外,因为她平时为人严肃,我和她素来也没有多少交往,没想到她这么细心体贴。

  多少年过去了,随着工作的变动,我和她失去了联系。后来,在一个偶然的场合,才听同事谈起她的事情。当年她是代课老师,后来转正的机会渺茫,就嫁人生子,已经是3个孩子的母亲,生活拮据,前几天同事看到她,竟是一脸沧桑。

  我无言,心中涌起淡淡的忧伤。想起那年小满,她送我的苦菜饭。那时,她的眉宇间是那么明媚,那么鲜亮。文/王新芳


[责任编辑: 张莉 ]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