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陪我上学
内蒙古新闻网  18-06-14 09:58  【打印本页】  来源:北方新报
 
  1959年,父亲响应政府东迁垦荒的号召,举家迁至百里开外的黄海之滨。

  那时我上小学五年级。中学学校距离新家30多里。父亲与伯父商量好,让我初中还在老家念书。毕业后,我考上了老家的初中。

  开头食宿在伯父家,上初中后食宿在学校。那时不通汽车,也买不起自行车,只好跑100来里路去老家上学。

  记得第一次去老家上学的情景。我和父亲下半夜就起身上路,父亲挑着我的口粮和行李,70来斤重的样子,我空着双手走在父亲的后面,跑到一个叫花舍的地方天才亮,这20来里路跑得比较轻松。

  太阳越升越高,虽说是秋天了,还是晒得人直冒汗珠儿,渐渐双腿也少了力气。父亲挑着担子在前边小跑,我勉为其难在后边跟着。渐渐就跟不上了,父亲只好放慢脚步,让我跑一段就歇一会儿。于是我边跑边在心里默念着:“我要读书、我要读书……”实在跑不动了,就停下歇一会儿。

  中午时分终于到了三仓,路程正好一半。拿出母亲烙的玉米饼子吃,到河边用双手捧水喝。吃了饼子喝了水继续赶路。跑着跑着,脚上的血泡磨破了,疼得钻心,只好脱下布鞋光着脚丫跑。渐渐地,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

  好不容易挨到许河,距老家还有30来里。父亲见我实在跑不动了,便花6毛钱请一个在路边做活的年轻人,用自行车把我送到老家。

  那年我11岁。

  一直读到初中二年级下学期,包括寒暑假、夏忙假、秋忙假,每学期要跑4趟。

  我每学期都得奖,有一学期得了一支“关勒铭”钢笔。修钢笔师傅说,这种钢笔的笔尖就值5角钱。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那时一只烧饼才卖两分钱。

  初二放暑假回来后我就辍学了。队里缺记工员,队长跟我父亲商量,让我当记工员,父亲同意了,我便极不情愿地当上了记工员,就用那支关勒铭钢笔给大伙儿记工分。(文/李波) 


[责任编辑: 张莉 ]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