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评 文学高地 独家发布 文化印记 文艺地图 草原画廊
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北国风光  >  文学高地   
朱日克山传(上)
内蒙古新闻网  18-07-12 20:32 打印本页 来源:《内蒙古日报》 
 

  中秋时节,世间万物都显出成熟饱满的姿态。

  达瓦却显得忧心忡忡,坐立不安。他隐约地感觉到自己可能已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不由得想起了与他同甘共苦的爱妻。两人结为夫妻已十五年,牵手共度的日日夜夜里,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达瓦心里很清楚,他实在不忍心就这样一走了之。

  达瓦的心隐隐作痛。他扪心自问:“难道结婚这么多年,老天爷未赐给他一儿半女,是对他的杀戮一生的惩罚吗?这次该如何尽己所能,让那位‘仙灵’心满意足,然后回心转意,放弃她的誓言呢?”

  看到丈夫脸色沉重,妻子贡嘎喊道:“喂!达瓦,羊群都随风走远了,那两只淘气鬼不会脱群跑掉吧?赤脖子领头羊带上羊群和别人家的羊群混了怎么办?丰肥之秋,好不容易膘情好起来,又跌膘了该怎么办?你一天到晚绷着个脸,丢了魂儿似的,我做完这些酸奶干儿,给你再做件新袍子。”贡嘎说完就向柴堆走去,她的蒙古长袍的裙摆在风中飘逸。

  达瓦似乎没听到妻子的唠叨,露出一副心不在焉的神情,只是低头一个劲儿地摆弄手里的缰绳。满脑子都是和那“仙灵”的誓约。今日是戌月(阴历九月)戌日,正是和“仙灵”相约的日子。按约定若不赴约,他就将遭灭顶之灾。事到如今,已经别无选择了。是男人,不需要犹豫,勇往直前,只为守护我的一片天。是福是祸,让苍天决定吧。俗话说:舟破沉入大海,言无信进地狱。言而无信非男人也,作为顶天立地的男人怎能背弃誓约?

  达瓦内心虽然感觉愧对妻子,还是极力想再多看妻子一眼。想起昨晚两个人的缠绵,还是让他热血沸腾,自己都有些难为情。想着这些,达瓦心里总是感觉怪怪的。一丝不祥的阴影掠过心头,越发不平静了。“归来时,这个家会不会还属于我?哎,我真是自作自受,到了这个份儿上,对谁倾诉苦衷呢。所有的过错都在于我,是我祸害了这个家。”他心乱如麻,无言地朝拴马桩走过去,却看到了在忙碌的妻子。妻子从柴堆那里向他走来。她还是那么腰肢柔软,美丽如初。四眼的家犬邦戈尔跑前跑后向他撒娇。他想:都说狗这动物灵性很高,它察觉到什么了吗?难道它会揣摩我的心思?达瓦对爱犬大声吼了一声。被主人的吼声吓住的家犬呆了片刻之后,还是跑前跑后地围着他转。

  他看见被生活历练的妻子的脸,此刻显得格外温柔漂亮。她微笑着喊:“喂,你不是要去看羊群吗?怎么来这里了?”

  也许此时此刻就是向自己心爱的妻子坦白的最好时机,把这些天来藏在心头的秘密全部抛出,或许有挽回的余地。只是,自己和“妖精”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如何向妻子开口?她会伤心欲绝的。事情还未到最坏的地步,他想回来之后再说也为时不晚。达瓦左思右想,还是未能说出口,他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怜爱之意油然而生,不由得把妻子揽入怀里,亲了过去。突然被自己男人袭击的贡嘎无法喘息,使劲儿把他往外推,试图离开他的怀抱,娇嗔道:“这人,大白天的,在做什么?你这小傻瓜,走开,快走开嘛!”说这话的时候,贡嘎嘴角上扬,眼神里充满了爱意,脸上洋溢着无限的幸福。

  达瓦什么也没说,随即转身离开,朝坐骑走去,跨鞍上马,连头都不回地往朱日克山巅奔而去。四眼的邦戈尔像影子一样尾随其后,箭也似的追随过去。贡嘎眼看着自己的男人远去,被他一连串怪异的行动所迷惑,心想:这人最近一直奇奇怪怪的,到底是怎么了?达瓦异常的举动,让她百思不得其解。“他到底瞒着什么事情呢?或许只是背着为我做些什么?可这家伙什么都不会说。”她对自己男人远去的背影望了许久。可是此时的她怎么能预料到这一别竟然成为他们的永别。世事难料啊。

  达瓦一口气狂奔到羚羊泉旁,泉眼处升起了七色彩虹,源源不断的清泉竟然喷出了一尺多高。达瓦那双大眼睛更加明亮,大声喊道:“姑娘!昂钦(猎人)达瓦来赴约了。”周围静悄悄,只有潺潺流水的声音。达瓦心想:“仙灵”不会失约吧?若我没有穷追不舍地枪杀那匹狼的话,今天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老人们常说,羊群里进野狗(狼),羊群就不会染病,反而繁殖。若不是为了我的赤脖子领头羊而去猎杀了那匹狼,也不会祸将临头,也许属于我的人生还是幸福美满的……猎杀长鬃狼的那些情景仿佛就在眼前,历历在目……

  那是一个细雨绵绵的夜晚。达瓦被羊群发出的惊乍声、狗的狂吠声惊醒。他一跃而起,连衣服都顾不上穿,猛地跳起跑出蒙古包一看:羊群被驱散成了几块,看守畜圈的四眼狗邦戈尔吠着不停地围着他转。他马上意识到:“完了,肯定是狼来了。”他不断地大声吆喝着把被驱散的羊群赶到一起,好像没缺少几只,他的心也少许宽了一些。听到了主人熟悉的吆喝声,受到惊吓的羊群慢慢稳定了下来。羊儿们都竖起了耳朵,翕动鼻翼,警惕地看着四周。肯定是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呆了。达瓦都有些后怕:“幸亏我及时醒来,不然它会给我的羊群带来灭顶之灾,毁灭掉我的浩特(一圈羊)。真是太恐怖了。”正所谓坏人趁机,恶狼趁雨。他围着羊群走了一圈,想看看多少只羊被咬断了脖子,马上发现在槐树底下有个白色的东西。“哎,又被咬死了一只。”他往前过去一看,竟是他羊群里最好的领头羊赤脖子血淋淋地倒在那里。看到自己的领头羊被狼咬死了,达瓦心疼极了。“我发誓,我与你不共戴天,我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掏你的心,我要打破你的铁颅,弄断你的腰。我要把你变成一堆死尸,要不然我远近闻名的好猎手的称号真是被白叫了!”达瓦生气得直打哆嗦,发誓一定为他亲爱的赤脖子报仇。

  达瓦是朱日克草原上最出色的猎人。他打猎的故事传奇般地流传在朱日克草原上。他从小爱打猎,小时候跟着舅舅学会打兔子,打狐狸。到他手及捎绳脚及马镫的时候,已经是一位名不虚传的猎手了。人到四十的他所打的猎物,小到兔子,大至狼,真是数不胜数。

  这次羊群里的领头羊赤脖子被狼咬死之后,达瓦疼惜之极,决心打狼。这种心头之恨一日不报他一日不甘。他在想:“是召集乡亲们一起上山围猎那匹狼呢,还是自己单枪匹马去干掉那匹狼而解心头之恨?”达瓦犹豫了好几天,最终还是决定独自上山打狼。虽没有得心应手的帮手,可是他对自己充满信心。他精心调教几天坐骑,准备了些许干粮和一杆枪独自上了山。

  悬崖陡峭杂草丛生的朱日克山越深越难走。黄骠马竖起了两只耳朵,精神抖擞地前行。可惜没多久,黄骠马在岩石上碰坏了蹄子。爱马玻璃般的蹄子不适合走山路,达瓦心疼极了。早知如此,应该减轻负担,牵着走才是。现在,恶狼的影子也没看见,却让坐骑受了伤,真是不顺。他停马下鞍。黄骠马的耳后和胸膛流下来水晶般的汗水。它可怜兮兮地一眨一眨地望着主人。达瓦俯首看了看,马的右前蹄已经破裂,伤口血淋淋的。“唉,真是的,把自己坐骑的蹄子弄伤了,自己背着马鞍子回家吗?真是丢死人了。就这样打了退堂鼓,两手空空而归,乡亲们会怎么说我?“你看那达瓦的德行,还说什么好猎人,连个兔子都没打着,还说什么打狼?把骑乘的腿都弄伤了,还好意思回来?”乡亲们的窃窃私语仿佛就在耳边响起。他可丢不起这个脸。虽然坐骑是不能再骑了,徒步也得进山里看看,万一还能碰到个猎物呢?达瓦牵着坐骑往前走了一段。黄骠马艰难地跟随在主人后面,受伤的蹄子碰到了石头,痛得不禁站在原地打战。达瓦牵着马坚持往前走,可是坐骑的伤口越来越严重,再也不能往前走了。“真是可怜无法言语的这匹马。还是把马鞍子卸下来,让它休息一会儿吧。”达瓦把马鞍子卸下,立刻朝大汗淋淋的马背上吐了几口唾沫,以防它受凉。黄膘马轻声咴儿咴儿地伸了下懒腰,仿佛在表达对其主人的谢意。“哎,在这深山野林里离开了坐骑,真是山穷水尽啊。草原上的蒙古族汉子失去了坐骑就像雄鹰失去了翅膀。”达瓦给马上了马绊,把马鞍挂在人手不及的树枝上,心想:“等我回来的时候,它不会走远吧?更何况它伤了蹄子……”无奈的达瓦背起猎枪,顺着崎岖不平蜿蜒曲折的山路向深山走去。

  以前听老人们常说,朱日克山里猎物极盛,有老虎、豹子、野猪、黑熊等猛兽。在这深山野林里什么样的猛兽都有可能生息。达瓦警惕地观察四周,轻手轻脚地往前走着。忽然眼前一亮,看见不远的山沟处躺着一只灰色的动物。细看果真是一匹鬃毛很长的狼,舒展四肢睡得正香呢。那家伙离达瓦不超过二百米的距离。达瓦心跳加快。“我就知道你逃不过我的掌心,该死的,看我怎么收拾你!”兴奋的达瓦端起砂枪,瞄准了,屏住呼吸扣动扳机。嗵的一声,砂枪里蹿出一条火光,射进了狼的胸膛,打中了。枪声惊动了飞禽走兽,打破了深山里的一片寂静。大灰狼一动不动地在原地躺着。达瓦再上了一颗子弹,握紧了手里的枪,小心翼翼一步一步走到了它身边,又一次瞄准了它。一分钟、两分钟……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真是断气了。被突如其来的子弹打中了要害的狼还未来得及挣扎就断了气,可是看它咬牙切齿的死去的样子还是让人毛骨悚然。达瓦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仰天大笑:“哈哈,你的命终于断送在我的手里,用你的皮做一张被子定是舒服极了!”看到被杀的狼是个庞然大物,别说一只羊,两只羊也会装进它的肚囊里所剩无几。“达瓦我可是二十几年的老猎手了,我成为一名优秀猎手的时候,你还没有投胎呢。”他得意扬扬地观看自己的猎物,果真是个大家伙,他举起来看,还真不轻,细看它肚腹处的毛都脱掉了,看来没少吃掉牧人家的牲畜。“哼,你罪孽太深,今天真是你的末日到了。那天雨夜,咬死我赤脖子羊的家伙很可能就是它……哎,若我的坐骑在身边,就把它驮在马背上带回去。可是,现在怎么办?拖着它走,实在是太重。”被杀掉的狼臭味熏鼻,让他有些难耐。想了片刻,达瓦还是决定拖着也得把它带回去。他解了手,紧了紧腰带,掖起下摆,直接拖着它走起来。没到半天的时间就达到目的的达瓦看起来精神抖擞,很是威武。

  刚过正午时分,达瓦也不觉得肚子饿,只是有些口渴,那狼沉重,刚开始他拖得略显吃力。达瓦顺着山路走起捷径,没有走出多远,已是满头大汗,肩膀酸疼难耐,这匹公狼实在是太沉。他咬着牙坚持往前走,走一会儿歇一会儿,终于走到了山坡上的坐骑身旁。黄骠马看到主人,低声嘶鸣。达瓦心想:爱马的蹄子是否好些了呢?驮着狼走?可是考虑已经有伤的坐骑,还是把狼系在马鞍子上,自己牵着坐骑走呢?可是自己实在走不动了……疲惫不堪的达瓦稍事休息,刚一停顿,沉重的身体就失去平衡。俗话说得好,累的时候,两只耳朵都显得多余。他试着把长鬃狼驮到马鞍上,可是黄骠马翕动鼻翼,怎么也不让它靠近,明显是在厌恶这家伙。狼是家畜的天敌,马厌恶它是情理之中。坐骑始终没有让达瓦把狼驮到背上。“唉,这匹马真是见了鬼了,怎么也不让它靠近。继续背着这家伙回家?不累死才怪。怎么办?”可是荒山野地里,再没有其他办法了。达瓦终于驯服了他的坐骑,硬把那匹狼系在了马鞍后面。黄骠马抬起它受伤的脚,一瘸一拐地前行。

  达瓦驮着死狼回到营地时,已近黄昏。

  迎接满载而归的男人,贡嘎满面笑容地说道:“喂,不是空手而归吧?”

  浓眉大眼的达瓦哈哈大笑道:“你的男人什么时候空手而归过?更何况让我这般恨之入骨的家伙我怎么能轻易放过呢?”他说笑着把驮回来的狼扔在了地上。

  贡嘎有些胆怯地不敢走近咬牙切齿的死掉的狼。远远地站着,说道:“哎哟,真是个庞然大物。你是怎么解决掉的呢?”“趁这家伙熟睡的时候给了一枪,断了它的命!”达瓦得意扬扬地说道。贡嘎看着心爱的男人,眼睛明亮,眼瞅丈夫兴高采烈,顺着说道:“你杀的是条野狗又不是老虎……”贡嘎捂住嘴笑个不停。

  达瓦知道自己有些得意忘形,咧嘴笑道:“哈哈哈……看你乐的,只顾着乐,还不给倒碗茶?我都快渴死了!”他用舌头舔着干裂的嘴唇。

  贡嘎这才发现她的男人已经筋疲力尽,忙调侃道:“哎哟,我的大人,往里请。走了这么远的山路,累坏了吧?需不需要我扶您一把?”

  达瓦看着什么时候都如此开心快乐的妻子,心想:像她这样的人,肯定长命百岁。他轻轻地捏了一下爱妻的脸庞清了清嗓子,“扎,扎,今日有些累,你可知道如何伺候本大人吧?”达瓦哈哈大笑。

  贡嘎捶打了一下男人只笑不语,给他倒了一碗茶,在碗里放了些干羊肉,说道:“走了一天,累了吧。把干羊肉泡在茶里先吃一点,我尽快把那几头奶牛挤完奶就过来!”说完她拿着奶桶走出了屋子。

  那天晚上达瓦显得格外开心,不用妻子说,自愿地忙里忙外不说,还把久违的马头琴拿出来,拉起了优美的曲子,贡嘎不由自主跳起了舞。(巴·阿拉坦苏和 作 诺敏黛 译)

[责任编辑 吴钰]

欢迎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平台——扫描上图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新闻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图片
李正武、刘兰英中国画展在内蒙古美术馆开展
书画小明星作品展开幕
乌兰牧骑剧场投入使用
生态美城
北国风光一周排行
• 内蒙古霍林郭勒举行草原婚礼节
• 感受生命中的细微美好
• 文化惠民
• 守望山杏
• 伊人宛在水中央
• 文不惊人死不休
• 细节的芳香 ——品味《红楼梦》
专题推荐
【专题】领航新征程
【专题】治国理政进行时
• 【专题】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
• 永远做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
• 2018年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471-665974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