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父母
内蒙古新闻网  18-08-01 09:59  【打印本页】  来源:北方新报

  我有特别的一点,就是能记住梦。做一个梦,有时十天半月甚至一年两年不忘,梦里的情节很清晰,连对话都记得。在没有写作任务时,有时我就写我的梦。我写梦的草稿,已经攒了厚厚的三大本。这些当然算不上作品,但有些梦很有趣,有些梦很恐怖,有些梦很美好。无论如何,都是我在生活中所求之不得的。梦是我的心思,是我的情绪。

  有人说梦是心头想,我颇感困惑。因为有些梦与我当前境遇、思想很不沾边,有些则是很久远的过去,现在又没有新的机缘却忽然在梦中再现。有人说这是某种预兆,我也不信。人生未来根本没有预兆,如果真有预兆,人们岂不是可以趋利避害。

  昨晚又做梦了,是个黄粱美梦。梦见爸爸和妈妈了。爸爸在吹笛子,妈妈在唱歌。我六岁时妈妈死了,九岁时爸爸也死了。爸爸会吹笛子我知道,但妈妈会唱歌我应该是没有记忆的,可是昨晚梦中情景却十分清晰。爸爸吹的是《东方红》的旋律,妈妈却唱的是一首民歌:“南风徐溜溜地吹,吹得南山醉,今年收成实在好,干起活来心里美。”漂亮的妈妈穿着一身浅蓝色衣裤,边唱边舞的身姿很优美。我藏在白茫茫的栀子花树丛中,偷偷看着他们的表演。妈妈长什么样我一点记忆也没有了的,梦中却是那么明亮、真切。

  爸爸不吹了,妈妈也不唱了。妈妈忽然撒娇地说:“金哥,你再吹一首吧,一听到你的笛子声,蓉蓉就不哭了。”于是爸爸就又吹了一曲,我听到妈妈伴唱的歌词,那是:“我们的蓉儿多么乖,一扭一扭舞起来;美丽的脸儿像苹果,两个酒窝更可爱……”

  这时,忽然起风了,一片乌云漫上来。妈妈说:“我们该走了,让我们的蓉蓉好好睡觉吧。”妈妈飞了起来,爸爸也飞起来了,我于是也赶紧飞起来追上去;“爸爸妈妈,等等我。”他们并不理会,越飞越远,不见了……

  我在一阵窗纸的沙沙声中醒来。我很失落,一股惆怅泛上心头。梦中的我确实是非常快乐的,快乐的泪水已把枕头洇湿。

  我已老了,却依然童心未泯。夜晚想起妈妈和爸爸来,仍然像个孩子。如果能再回到童年,有爸爸妈妈伴着,再穷我也愿意。面对现实,我把泪水抹去。好些日子我都沉浸在爸爸妈妈的笛声和歌声中。(黄兴蓉)


[责任编辑: 张莉 ]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