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文化精神在根脉传承中凸显价值——评《察哈尔史》
内蒙古新闻网  18-08-02 20:18  【打印本页】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内蒙古日报》

  20世纪90年代开始,重视地方志、撰写部族史已成为蒙古族传统文化传承和新文化建构的一股热流。这跟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兴起的民族身份认同和文化寻根意识有着密切的关联。特别是随着民族文化强区建设高潮的掀起和草原文化研究工程的实施,各地、各级政府、学术界和民间学者,共同致力于蒙古族部落、部族历史文化研究,编写和出版了大量研究成果,成绩显著。而这不但具有文化建设的战略意义,同时对民众而言,还有树立自身文化意象和建构民族文化身份的积极意义。摆在我们面前的这3卷厚重的《察哈尔史》正是这样一部彰扬察哈尔文化精神的力作。

  下面,从内容、编写策略和价值建构3个方面对这部著作做一个简单的评价。

  可靠而翔实的史料使内容更加丰满

  在编纂地方志或史书工作中,搜集资料是准确掌握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及其历史意蕴的基础。从《察哈尔史》所写内容和第3卷后附的参考书目录,我们能够看出编撰人员通过查阅海量的档案、文献、报刊资料和学术资料,为书的写作奠定了扎实的资料基础。而这个过程就是对重要史实、事件进行考证、分析、判断的过程,也是一个探寻真理、学术升华的过程。

  在这种整体掌控的基础上,作为部族史的《察哈尔史》,第一卷从察哈尔称谓的由来和含义入手,叙述了这个部族的起源、形成、从繁荣到衰微的历史状貌,以及它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朝代的境遇、使命和命运;第二卷收录了与察哈尔部族生活、生产方式等息息相关的环境地理、生产经济、文化习俗等内容,充分展示了察哈尔文化在草原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和独特作用;第三卷是历代察哈尔人物志,用人物事迹和他们对社会发展的影响来彰显察哈尔部为国家、为民族做出的丰功伟绩,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这3卷本严格按照地方志史体例,以对历史负责的态度,用简洁而明快的语言,全面、详细地记载了察哈尔部族的历史、文化和名人。

  精当而务实的编写使叙述更加流畅

  一般的史书,大部分都按着通史叙述方式,结合断代史和专史编写策略撰写而成。而《察哈尔史》除了这种一般书写所具有的特征之外,还有自己独特的编写策略和修史智慧。这首先体现在它的叙述单位的选定上。

  《察哈尔史》是一部部族史。很显然,编写者们把它放在民族史的范围内,又没有超越国家史的范畴。有专家认为,从国家和民族的关系来看,国家的历史是由众多民族和地方历史所组成的;而一个民族(或部族)、一个地方的历史发展规律,是被国家的发展规律所制约着;另外,各个民族或部落、地方都有其特殊的历史条件,国家的一般规律在各个民族或地方也有自己的特殊表现形式。因此,这部书选定的“部族史”这一范围,本身包容了多层次的理念。首先,它跨越了由政治体制所形成的行政区划,从而突破了地理空间的限定。其次,它跨越了不同朝代、不同时代,充分彰显了蒙古民族从历史深处走来,在共产党领导下走向光明未来的历史规律。所以,虽然地理空间和历史时间的跨度很大,但是编撰者始终紧紧遵循对历史发展的规律性认识,在这种规律性认识的指导下生动展现了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而这种纵横相间的历史叙述,有利于全方位地展现察哈尔这一具有700年历史沿革的游牧部落的历史轨迹,也有利于让读者准确把握历史发展的脉络及其规律。

  此外,编者的智慧还体现在叙述姿态和资料的处理上。

  众所周知,历史是既往的历史,是一种客观的存在,但回溯历史的史书则完全是一种叙述的结果,其中不仅仅只有客观性,同时必然有编著者的主观性、甚至不可避免地带有历史的当下性。因为,它需要的不仅仅是罗列史料,而且必须有正确的立场,独到的观点加以科学的分析评说,才能发挥它资治、存史、教化、交流的功能,才能给人以有益的引导和启迪,使读者从这种既往的存在中领悟到历史的真谛。从这部书的资料处理、人物筛选和编写策略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编撰人员始终不移的学术追求,这种追求与不同历史时期的、正义向上的主流意识形态保持着高度一致。有了这种鲜明的立场,意味着准确把握历史主线就将成为必然。之后,在具体叙述上,以宏观把握和微观处理相结合的方法,遵循历史发展的内在逻辑,重点放在梳理察哈尔部较为完整的沿革脉络上,同时,努力澄清和重新阐释察哈尔历史上存在争议的事件和人物,这个攻坚克难的过程也正是提升著作本身的独创性、学术性和科学性的过程。编著者因格外注重“用观点加史料”的方式来阐释历史、反映历史,所以本书比较完整而清楚地交代了历史事实及其演变过程。我们在这3卷本中阅读到的不仅仅是一个部族历史,而是整个蒙古民族本身。

  身份建构使文化价值得到升华

  为地方、为民族、为国家的历史和文化写专史是一件目的性很强的文化活动。而这种目的是一种集体收益性的目的,所以它集中体现在著作的价值建构上。

  在阅读中,我们时刻能够感受到察哈尔部族在蒙古族历史上的独特作用和影响力。察哈尔不是蒙古族最古老的部落,但他们的历史与整个蒙元帝国的历史密不可分。难怪编写者们自豪地说,察哈尔史就是一部浓缩了的蒙元史。他们始终在用史料来证明和强调着察哈尔部的特殊地位,强调它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当我们从书中一再读到察哈尔是“居于蒙古社会的中心”“大汗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军万户的中坚”“蒙古正统的象征”,以及“中央部落”“中央万户”“特殊部落”等充满豪情的话语时,我们也就领悟到了编著者给察哈尔部作历史定位的指向性。

  当我们从书中一再读到察哈尔文化、礼仪、服饰与宫廷音乐、宫廷礼仪、宫廷服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时候,我们就不能不感到这其实是一种话语方式,而这种话语方式不仅在表达察哈尔人的豪迈,更是在提炼蒙古文化的精华。编著者对蒙古文化高贵、典雅、庄重的风格和特征的充分肯定,其实就是对民族文化价值的有力重塑。纯净优美的察哈尔方言、经典而简约的游牧生产生活方式、独立性极强文武兼备的精神品格,无一不在描摹一种令人神往的察哈尔文化意象。从这里我们能看出,这本书的写作过程,其实就是个构建自己文化身份的过程。《察哈尔史》的问世,标榜了察哈尔文化身份,标榜了察哈尔部在蒙古历史上的特殊功绩,察哈尔文化是蒙古族文化当中,乃至整个北方草原文化交响乐当中的一部华美、绚烂、动人心扉的乐章。

  如此的身份定位,有助于弘扬民族精神、增强民族自豪感,提升民族认同感。作为一种潜在的精神实质,它不只是传承本族群的传统历史文化,它还会变成一种凝聚力,给包括这一群体的整个民族建立新的发展观和价值观,让民族成员更加团结一致,更加勇往直前,跃上更高的发展阶段。

  这套书的价值当然不在于面向部族内部,焕发起他们的文化自豪感,而其更大的意义在于它让我们看到了民族共同的文化价值。文化是一种软实力,这样的一部史书,有助于促进地域和民族文化的传承、发展和相互交流,进而强化文化的影响力和竞争力,这当然是强大的软实力。从这一点上来说,这本书的编写已经超越了历史叙事本身,我相信,它作为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将会发挥它新的作用,服务于社会,为我区文化事业的繁荣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

  除此之外,这部书对蒙古历史文化相关问题的研究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史料线索,也提供了许多有益的经验,必将对相关研究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在此恕不赘述。

  《察哈尔史》是一部集史料性、学术性和可读性于一体的精品之作,而它的成功和价值不只限于该书的编撰上,更体现在其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上,应该说这是一部集体智慧的结晶。我们向本书的全体编撰人员表示由衷的敬意,同时也要向创造察哈尔历史文化的一代代先辈表示缅怀和敬意,是所有这些人奉献给我们这部能够“用历史开创智慧的未来”的一部好书。(文/玉兰 图/李新军)


[责任编辑: 滕玲玲]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