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的行走——敖汉旗古文化的实证与虚静
内蒙古新闻网  18-09-25 11:22  【打印本页】  来源:赤峰日报

  8月28日,这是最后的撤离时间,摆在刘家大院里外的全是揭取下来的壁画,装了一大车和一小车,还有几纸箱用棉花托着的壁画残片,带有各种痕迹的砖,如手印、鸡、狗踩的印记。有趣的是有一工艺画刻在砖上,画一手持骨朵身着铠甲的武士。馆长坐到车上要求司机以最慢的速度开出村子,回望,仍见两位老人在村口招手,知道那是老校长和他的妻子——他们家的葱和鸡蛋被吃光了、酱也给吃光了!……刘家大院是深情的土地啊!刘老校长一家人是淳朴善良的人啊!——是这样的土地和人在支撑着工作和事业前行!

  馆长又一次将目光投向墓地,他仿佛清晰地看到了那一块砖——他们在墓穴的壁孔上放了一块记有某年某月某日由敖汉旗博物馆封存的砖!是啊,应该有个记录,以望后人再清理它时有个念想——这念想就是一代代人对脚下这片土地的厚爱真情!——它将浩荡延伸,绵绵不绝……

  结束语

  我在学习研究敖汉古文化的过程中与以往所思所识深度融合,形成了自己对文化和文明的新认知。在谈到敖汉古文化中涉及到生产工具、生活用具、祭祀器具、住址城址、墓地、艺术创造,有的还涉及原始文字等,这些都是人的创造。而以古人像系列的实证表明,古人在观天察地创造这些物质化产品的同时,又“近取诸身”——认识到人本身的存在,这是人的主体意识的觉醒和自主性的体现,人有其位,这在《易》文化中表现为“天地人”三才,在《道德经》中表现于“四大”——“天大、地大、道大、人亦大。”人与天、地、道同在宇宙,这是人的主体意识和自主性存在的表现。人由最初的“观天察地”“无我”而到古人像系列出现,这是新石器时代最高位的人文。我认为:人文是人的精神意识及其形体表达和创造的物质化。主要包括六个方面:信仰、世界观、思维方式、生活样式、伦理习俗、人文的物质化。人关注人本身,就是文明诞生的标志。人关注甚或崇拜人之始就是文明的发轫,为人物塑像是敖汉新石器时代的主要表现形式。文明是人文之正,是人文的光芒。

  人的主体意识的觉醒与自主性的体现、自主程度的层级,应当是人类文明的第一标准和所有高度中的第一高度。敖汉新石器时代的古人在觉醒的漫长过程中,始终关注着人这个主体,这从小河西文化陶塑人面像、兴隆洼文化石人像、赵宝沟文化陶塑人面像和陶质刻画人面像、兴隆沟陶塑三女神像、西台遗址陶塑女神像、草帽山石人首像、红山文化陶人像、红山玉人像等人像系列中就可以看出。古人的主体意识首先体现在人开始关注甚或崇拜人——为人物塑像是古代的主要表现形式,首先从特殊群体中的“这一个”开始,而“这一个”又是群体的代表,或女性或男性——部落的酋长、英雄、巫、王,或兼而有之。“这个人”已是“天人共存”的人了,是“人性”和“天性”兼备的人,是人与天沟通的中介。诸如上述那些人像在当时的真人(或酋长或巫或部落英雄或王或兼而有之——偶像崇拜的对象),类似如神话中的女娲、夸父等。扩而言之,这与西方人以上帝为主的观念截然不同。由此作者认为,敖汉古文化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即由“以天为尊”而逐渐演变为“天人共存”,而在这一演变过程中,人的主体意识逐步觉醒,人的自主性渐强,虽然没有超越天的尊位。这一文化特性在中华民族融合过程中伴随着《连山》《归藏》《周易》等中华源流文化,逐渐诞生出春秋战国时的“皇天无亲,惟德是辅”“三代之后,于今为庶”等认知,“德人”如周文王、武王取代天尊。而后出现了诸子百家争鸣,形成了中国文化历史上波澜壮阔、蔚为壮观的宏大局面,铸成“以人为本”的中华文化核心精神,成为傲立于世界“轴心时代”的辉煌篇章。而这一特点启示当代人类:文化和文明的基因是关注“人”和培养“仁人”而非被金钱和贪欲异化的“物”或“器”。尤其是在科技高度发达、网络弥纶天下、欲壑难平的当下,这启示更具无可比拟的价值量,在人类历史上大变局正在发生的新时代,它是否得到践行关乎人类的存亡。人的主体意识和自主性在当下的体现应该是有益于人类和外部生存环境以及所有生命性的主体存在。古代文典《洛书篇》亦云“自河图洛书出而始,焉知万物之中惟人为要。”

  古文化看起来是朴质的。但朴质因永含“时髦的永恒性”而彰,时髦会过时,朴质永恒。因为这朴质表现的是人之为人的高贵精神。如创造玉玦、玉猪龙、培植粟黍时劳作的身影——劳动创造一切。

  文化的开放性是时代大潮,我提出的观点可探讨处很多,有的甚至是很幼稚的,甚或是错的,需要读者和大家们指正。但是,我相信敖汉古文化受到的关注会与日俱增。它与外界的关联会得到更多揭示。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终身教授严文明先生在第八届红山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的总结发言《拓展视野,继往开来》中指出“——欧亚北方,这是一个大的文化区,它有很多文化交流,我已经注意到在这一地区各个考古学文化的石人、陶人、玉人中,红山文化聚落的人在所有文化里做的人像是最好的,形态逼真,材料用的也很多,而且接近人本身大小。别的文化也有人的造像,比如说仰韶文化、良渚文化、湖北石家河文化。他们都把它模式化、神化,好像离真实的人比较远。——我还想到另外一点:西亚和埃及在陶器产生以前和陶器产生以后的一段时期,曾经用很多的石容器,包括石罐和石钵等。其实中国也有石容器。在赤峰周围的地区,兴隆洼文化就开始有了,红山文化也有。从这个角度来讲,也可以把红山文化跟欧亚北方地区的文化联系在一起。就像郭大顺先生讲的,“要从世界史的视野研究中国的红山文化。”敖汉旗是红山文化的核心区域,可探讨研究的太多了。

  中国文化起源于“观”,是中华民族的祖先对天、地、人的“观察”。《易》之《系辞-下传》有言“古之包牺氏之王天下,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这段我曾无数次深味、讲《易》之来源的文字即是佐证。(徐亚光)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