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年前的那一天
内蒙古新闻网  18-11-08 09:42  【打印本页】  来源:北方新报

  每年的11月17日,我就会特别关注我家乡第二天的天气预报,担心天气变冷,担心刮风下雪。这与我56年前,具体说是1962年11月18日的特殊经历有关。1962年秋,我考入家乡库伦旗额勒顺公社所在地新建刚到一年的额勒顺中学。学校算是建在家门口的中学了,使得我们这些当地农牧民的孩子有机会就近上学。

  升入初中我很高兴。那年我13岁,尽管缺衣少穿,但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兴高采烈地去学习。9月初开学,9月、10月很快就过去,进入11月份天气越来越冷了,同学们大都穿上了换季衣服,只有和我这样家境贫寒的几个同学还是穿着夏天的单衣。到了11月中旬,天气相当冷了,我说不上零下多少摄氏度,反正每天早晨泼出去的洗脸水都结了一层冰碴子。冻得我们不敢到外边玩,出了教室就往宿舍跑,经班主任的“特批”,甚至早操都不用上了。那么冷的天气是怎么挺过来的,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点不可思议。有一天,我和班主任老师请假,回家做棉衣。老师说:“再坚持两天,11月18日下午全校要举办纪念活动,你是班里的文艺骨干,你走就不好办了。节目一下来,你就走。”班主任的话,我当然要服从,事关班级荣誉问题,他又给我戴了一顶“高帽子”,那种自我“表现欲”也不是没有的。

  学校活动结束,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我急匆匆往家走,25里的路得走小半天呢!走出七八里路要经过一个屯子,有一家的狗挺厉害,我提前找了一根棍子,提心吊胆地绕过那家门口,再爬过一个大沙梁,正好走了一半路。这时日近黄昏,天渐渐暗淡了下来。前边是一片开阔地,野风毫无遮拦地吹过来,我一路小跑本来浑身出汗,冷风一吹浑身打战,一身单衣如同薄纸。看着路边一棵棵树、一丛丛灌木黑乎乎的,狰狞恐怖。我是又饿又累又冷又害怕,我咬着牙擦着不争气的眼泪,目不斜视地往前跑。谢天谢地,终于隐约看见了村里的树冠,接着看见了房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夜幕降临,掌灯时分我进了家,家的温暖扑面而来。我抱住母亲号啕大哭,说不出话来。母亲紧紧搂住我,说:“噢,我可怜的儿差点冻死呀!”母子俩抱头痛哭。

  那年代家穷,生产队也穷。父亲找了几次生产队长央求,都空手而返。眼看一个星期的假就要过去了,事情毫无进展,我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眼泪来给大人施加压力。其实,父母亲也着急。那时我二哥在外地读高中,不久前从生产队里要出点钱,先给他做了身棉衣捎去。轮到我这儿就没办法了,一筹莫展。有一天,父亲找队长还是没有借到钱,垂头丧气地回来,生气地说:“两个孩子念书,实在供不起了,你就别念了,回来帮我放牛!”我一听更不干了,哭得更厉害。估计父亲也是气头上的话,后来他又去找过队长。这样两个星期过去了,有一天,我自己找到队长家。这个队长也是我们村里老住户,我管他叫叔叔,两家关系也不错。可我去了后,这位队长叔叔却说:“现在生产队没钱,过两天卖了粮食回来再说!”那个脸色,是我见到的世界上最难看的脸色,至今记忆犹新。也体会到仰人鼻息的滋味不好受啊!

  过了20多天,我正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受煎熬的时候,终于来了好消息。父亲从生产队里借到了10元钱。母亲立即到供销社扯回棉衣面和里子的布料和棉花,由村里的大姐帮忙,日夜赶活给我做了身棉衣。我记得25天后回到学校,正赶上期中考试最后一课——代数考试,上学以来的第一次不及格。耽搁20多天的课,考不及格难免。代数老师劈头盖脸批评我一顿。科任老师不像班主任,他可能并不了解我这段艰难经历。我后来听说,当时我们班还有几个同学都遇到了和我同样的情况,急得我们班主任乌恩其老师步行上百里路程,找到相关几个生产队的领导进行督促。我耽搁20多天后重返校园,有我老师的良苦用心。我永远感谢他!

  人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受苦而来的,但是你不幸摊上了,就得熬过去。不是有一句“苦难是财富”一说吗?对我来说是。(岱 钦)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