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的阳光
内蒙古新闻网  19-11-08 12:55  【打印本页】  来源:赤峰日报

  我是来自草原的孩子,小时候的我,爱极了草原的阳光。草原,天似苍穹,无边蔚蓝高悬于万物之上。在这样的蓝天下,想必诗人“手可摘星辰”的豪气无处施展,它的威仪令征战四海的大汗深深拜服,它的深沉令智者常思,“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而我等小儿,只能仰面痴望,可阳光偏不,它直直从天际跃下,利落得如少年打马冲下山坡,都不回头看一眼,还在晨雾中微醺的原野,转瞬间,杲然一片。

  草原的阳光很是率性。查娜花、碗花,洁白,花瓣大而薄,真像是“从睡眠的倦手中洒落下来的”,看上去好像一阵风就会揉碎它的甜梦。阳光看不惯这无法在草原上长存的娇弱,都不与人家商量商量,就给它镶上金边,结果花瓣上每一个小小的齿都被勾勒出来,带了些金属质感,细白中泛起浴火后的光辉。

  可当阳光遇上流水,它就温驯了。我想河流是地母遗落在草原的缎带,即使是“任性”的阳光,亦不敢裁剪。若溪水潺流,它便软软、乖乖地贴在溪身之上,就像怕生的孩子依偎着母亲。或许溪水也是怜爱它此时的乖巧,并未扭动蛇身将阳光从自己身上抖落下去,如毡的青草间闪烁着晶莹的光亮,若岸阔河静,它便平平铺展身躯,为草原上的姑娘添一块长镜面。若河上冰雪未消,它就低着脑袋、猫着腰,小心翼翼,钻进薄冰中的每一个小洞。老人说那雪是冬的灰烬呀!再冷也有咝咝的烧灼的声音。阳光应与我一样觉得这说法带有“弥留之际”的深重,所以才藏在那小雪洞里将那即将消失的存在点亮成镂空的灯笼。最终,残雪漫漶,泉水叮咚。

  若无阳光,走在草原上将令人何其迷惘!头顶,是无边的蓝,脚下,是无垠的绿,在这漫漫延展着的色彩之间,只有一个我,与清冽的空气。宽广博大的空间是留给伟人的,而我的心却空旷了。幸好有阳光,它并未增添什么不属于草原的花样,它只是把巨大的绿色色块中每一棵小草的轮廓都清晰地描摹,我蹲下身子,在明亮的光下看清每一根草的纹路,那一条条细纹将小草分割成几乎等宽的几部分,这是自然的精确。我还闻到暖烘烘的青草味,清晨时草香味是颗粒状的,沾着水气跳动到我鼻腔,随着阳光照射,草香变成了云雾,绵绵地将人包起来,阳光使每株小草变生动,而无挑剔之心。

  阳光是无挑剔之心的,但挑剔却随着光阴的流逝在我心中滋长。我开始挑剔高原的阳光会晒黑皮肤,便用伞将它挡住,再后来我为求学到了南方,常阴的南方。看着青白的天空,我暗喜不会被晒到,草原的阳光则被搁置在记忆的仓库中。

  直到有一天,老师看着窗外的阴天问我们,感觉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中舒适吗?我便想,挺舒服,阴天雾气重,晒不着,老师却说,其实今天是重度污染。重度污染?原来那“湿润的雾”,实则是遮挡阳光的尘霾。而在尘霾的遮蔽中呆得舒服的我,竟生生忘记了故乡自天际朗照下来的涤荡我心中忧虑的阳光。

  造物主将草原的阳光赠予我,我却把它挡在伞外,也把自己锁在伞内,而后,我便失去了注视一朵花、一条溪流、一株小草的清亮目光。我眼蒙了尘,把霾当成雾,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人破坏自然时的狠厉与专断,不正始于对造物主之无尽藏的漠视,始于对草原阳光的挑剔与疏离吗?若日日带着对“草原阳光”的喜爱与感念,无论南国与北疆,都不会是“重度污染”吧,我们挑剔着馈赠,进而无节制索取还名曰改良,最终,只有霾是我们自己创造的。

  拉开窗帘,阳光瞬间将整个屋子填满,哦!这是成都并不多见的晴天,我走出屋,站在异乡的阳光下,身边不是“天苍苍,野茫茫”,但我知道草原的阳光已再次降临在我的心灵上空。我对与它的重逢,寂静欣喜。(王姚宁)


[责任编辑: 张燕]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