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雾色边城》—— 伟大时代中的英雄情怀
内蒙古新闻网  20-05-13 21:31  【打印本页】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内蒙古日报》

  习近平总书记说,“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

  英雄是时代的脊梁,英雄是航标灯。我们的时代需要英雄,崇尚英雄是时代的召唤。

  高子民的长篇小说《雾色边城》以基层民警为原型,小说通过案件侦破过程,刻画了新时代的英雄形象。

  《雾色边城》分上中下三册,共约140万字,是一部描绘草原边塞风情的人文力作,也是一部讴歌扫黑除恶英雄的现实巨著。该部小说以生动鲜活的警察故事为素材,以真挚热烈的思想情感、丰富多样的表现手法,以及幽默、个性化的语言,讴歌中国北疆两代警察在努力践行“中国梦”的伟大进程中,不畏强暴,不怕牺牲,扫黑除恶,为社会繁荣、边疆稳定做出的卓越贡献。

  《雾色边城》特点有三:

  一是奏响时代主旋律,在大跨度中突出时代主题。

  《雾色边城》以贯穿东北至西南、困扰两代刑警的“东北新干线”等黑恶势力被摧毁为主线,描写了六个高中同学及其上一代人的奋斗历程、感情纠葛,立体化、多层面地再现了人间冷暖和爱恨情仇。小说中人物的性格和矛盾冲突从细节处一步步展开,尤其是人物的心理活动,描写的细腻、到位,人物刻画栩栩如生。作品集中地表现了人与社会、人与人、人物自身的矛盾冲突,把表层的矛盾、深层的矛盾、潜在的矛盾,都蕴含在人物的语言和行为之中,并通过典型的环境和细节进行展现。

  党的十八大召开前夕,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经济社会得到了长足发展。但是一些社会矛盾和个别丑恶现象也暴露出来,一部分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扭曲、个别职能部门官商勾结、恶势力巧取豪夺……这些现象严重破坏了改革开放的胜利成果,影响了党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这是《雾色边城》交代的时代背景,也是小说中矛盾冲突的重地。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巨大的政治勇气、高超的驾驭能力,引领中国开始了一场深刻的变革,中华大地发生了令人欣喜的变化,各项事业蓬勃发展,党风政风明显好转,民族凝聚力和自豪感显著增强,尤其是反腐举措卓有成效地净化着党风政风。这是《雾色边城》展现的时代主题,也是人物和情节发展始终不能离开的主色调。

  二是把握时代特色,真实再现纷繁复杂的生活场景。

  《雾色边城》涉猎的领域很广,政治、经济、文化乃至文学、历史、考古等领域都有所体现,这需要作者有深厚的文化积淀。小说能深入这些领域,真实客观地再现这一时期社会生活的千变万化,这基于作者良好的思想基础、理论基础和持之以恒的创作追求。作品在追求真善美的过程中,作者把“真”放在了首位,时刻谨记“真”的价值和美学追求,用“真”来诠释“假大空”,用“真”来撞击“脏恶丑”,这是难能可贵的。

  作者在设置故事情节、塑造人物形象时,求真求实,全方位地挖掘人物的内心世界,在不动声色的描绘中,活脱脱地展现人物性格。如对主要人物龙大章的描写:这是一个刚刚进入职场的理想青年和法治时代年轻警察的代表,他经历了纯、勇、智三个历练过程,在饱受事业与爱情的双重打击中,咬紧牙关,拼死坚持。他曾愤怒、曾心灰意冷,但始终不放弃信仰、不辜负使命,以生命为赌注,敢拼、敢赢,最终致使龙城三大黑恶势力覆灭。龙大章这一人物,向读者展示具有英勇品质、无私忘我、不辞艰险、为人民利益而英勇奋斗的令人敬佩英雄形象。古今中外,英雄多如繁星、灿若星辰。《雾色边城》刻画龙大章这个英雄人物,不但写出了英雄的个性气质,还写出了英雄的“气短”和“儿女情长情”。但这些,丝毫没有影响英雄形象的塑造,相反,英雄形象塑造得更加真实、更加亲切感人。

  《雾色边城》中,热情高尚、野蛮阴险、善良大方、风趣幽默、成熟稳重、自私狭隘等等性格特征,在作品里一一表现。同一时代不同层次、不同经历的人,性格特征各不相同,人物的性格实际上是道德的具体反映。《雾色边城》中的人物有血有肉,有爱有恨。女刑警朱丽雅,有纯情、勇敢、乐观、机智、大方的一面,也有单纯犯傻的一面;女记者姜美祺,有着“铁肩担道义”的执着,也有猜忌固执的致命弱点;老一代警察代表人物姜长庚,在失亲失爱的打击下,也会变得儿女情长;神秘人物赫老大,虽然集“黑恶”于一体,也有泪满衣襟的软肋。小说,没有让人物“脸谱化”,而是让人物“性格化”“环境化”,因为性格和环境影响着人物的命运和走向。

  《雾色边城》在展现社会变革时期人们的精神面貌时,让每一个人物鲜明的个性与最终的命运相契合,这是作者的艺术出发点。敖拉倚教授,离奇的身世、受挫的爱情、乖张的性格、特殊的使命让她错走了一生,终至疯狂;副市长赵连起,敢想敢做、清正进取,但因好大喜功、刚愎自用、教子无方,被时代所不容;女学生白小艺,天真时尚、外向可爱,却身世复杂,故其行事常有非人之举。

  《雾色边城》在揭示社会矛盾时,作者注重对社会各阶层人物命运的挖掘,喻示人们只有恪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成功。小说中,以吴寄瑶和小金子为代表的贫家子女,因出身寒微,却又追求奢华,所以走上了“寄生傍款”的不归路;两个黑恶势力的代表——钱如意“傲而贪”、李明鑫“浮而恶”,他们虽然家财万贯,但只能被正义扫除;官二代赵直帆,贪婪狭隘、自私轻浮。作品告诉人们,只有坚持正义,社会才能风清气正。

  三是大框架构思,“一明三暗”多线索推进。

  众所周知,我国的文学阵地一度被穿越、宫斗等各种剧作品挤占,真正的现实题材作品较少,而《雾色边城》用时代的大视野,瞄准大题材,独守严肃文学的阵地,大手笔挥写大时代。

  在创作中,《雾色边城》力求用典型人物、现实场景和曲折故事,把时代英雄、民族团结进步等主题诠释得更加生动鲜活。

  在行文思路上,作者尝试了大框架构思,多线索推进。全篇以“鸡血麻神”和《辽域地志》被盗案侦破为明线,串起三条暗线,即反腐风暴、黑恶势力起伏兴衰、两代人感情纠葛,思路清晰明了,沿着这些线索,让读者去品味,去寻找,去反思。

  在写作手法上,作者吸收了当前电视连续剧的成功范例,以案串情,步步设疑,层层递进,尤其是白描化手法的运用,以淡墨钩勒轮廓,而不设色。白描技法,在人物描写上独到精致;在语言风格上,凸出人物个性,表现了不同年龄、职业、性格的人典型的语言特点。与此同时,作者还注重使用当今流行语,力求生动活泼而不媚俗。(犁夫)


[责任编辑: 张燕]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