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取丰富营养 紧系牧人生活——搜集翻译鄂尔多斯蒙古族民歌感悟(下)
内蒙古新闻网  20-10-21 23:40  【打印本页】  来源: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

  鄂尔多斯蒙古族民歌随久远的历史长河奔流至今,呈开放体系,学多家之长。原汁原味的蒙古语民歌是占有世界歌坛一席之地的佼佼者。

  保持传统的精华

  吸收多元的养分

  鄂尔多斯蒙古族民歌的发展史上,除了同国内各地的蒙语民歌相互交流,取长补短之外,更学习了蒙古国传统民歌的特长,保留了蒙古语民歌的精髓。我们驯养的乌雅马奔驰向水草丰美的牧场,我们爱怜的美丽姑娘要嫁到陌生的异地他乡。我们心爱的豹花马驰骋的疆场在遥远北方,我们娇惯的妩媚姑娘归宿在远离娘家的地方。

  这是62岁的永荣巴拉所唱的长调,欣赏其优美的词曲,感觉唯妙唯美,悠扬豪放,情重意浓。她自幼深受额吉母女的歌艺熏陶,得益母系传承,保持传统格调。额吉本来是蒙古国居民,少小时姐弟数人跟随他们的额吉千万里南下,前往陕西省佳县的白云山朝圣。回归时途经鄂托克旗的阿尔巴斯草原,发现北边的乌仁都西山是难得的风水宝地,便举家落脚于此。她所唱的民歌烙有蒙古国民歌的印记,更融汇了当地民歌的情韵。下面是她唱出的另一种长调:

  金色的琴弦弹奏的乐曲越多音质越柔和,思念远嫁北方的独生女痛苦越久意志越坚强。银质的琴弦使用的时间越长音色越美妙,想念生活在远方的宝贝情愫越浓抑制力越强。

  歌词表达了歌者对北方的怀念,体现了蒙古民歌在伴奏的乐器琴弹上不同地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上文提及的青年歌手南丁毕力格认为,流行于大部分蒙古人居住地的长调《三匹枣骝马》是自己所唱歌曲的代表。其歌词为:

  把三匹枣骝马养得体壮膘肥,我要骑上追风赶月驰骋万里。

  鄂尔多斯黄河沿岸各旗的滨河地域,牧业到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令民歌产生了特殊的变化。现当代因汉族居民数量逐渐远超蒙古族居民,此地民歌已经大都以汉语歌唱。以下是流行于准格尔旗、达拉特旗、杭锦旗,及其黄河对岸的《眊妹妹》:

  三十里的明沙二十里的水,五十里的路程我去眊妹妹。半个月眊你十五回十五回,眊妹妹我跑成个箩圈圈腿。此类称为蛮汉调(或伊盟小调)的民歌,乃蒙古族民歌与汉族民歌的溶合体。虽一般以汉语歌唱,同时又具有蒙古族民歌的格调,仿佛是蒙古语民歌短调的汉语翻版。

  青线线那个兰线线兰个映映的采,生下一个兰花花你实实爱死个人。五谷里那个田苗子数上高梁高,一十三省的女儿就数兰花花好。

  这是不少北方人耳熟能详的陕北民歌《兰花花》,与鄂尔多斯蒙古族短调民歌《小西召》《王爱召》《陶晋商》等颇有近亲感,近乎异曲同工。鄂尔多斯南端的乌审旗、鄂托克前旗与陕北接壤,随着走西口的陕北百姓逐年增多,汉族与蒙古族文化习俗相互渗透,民歌亦渐渐融汇。下面是著名的乌审旗经典蒙古族民歌《黄沙滩头上》的节选:

  在那黄沙滩头上一直坐到升起月亮,思念我那亲人们伤心泪落才把歌唱。石头就是硬梆梆沙粒又是粗糙冰凉……越过河川山岗栗色的马儿给我力量……在这没有纸的地方只好写在布衫上,在这没有墨的地方蘸着热血写悲伤。

  撇开曲调,从译成汉语的歌词领会,充满诗情画意,饱含浓烈情感,艺术水平可与最优秀的陕北民歌媲美。可见,新生的短调民歌吸收了陕北民歌的一定营养,二者虽有语言差异,却相互借鉴补充,更上一层楼。

  欢聚一堂的愉悦

  骏马老鹰的赞歌

  鄂尔多斯是歌的海洋,鄂尔多斯人对酒高歌,歌与酒是其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欢聚一堂、别后重逢时以酒表达愉快,以歌抒发喜悦。几乎人人都能够脱口唱出的“送亲歌”,不拘一格,各具特色,表达了浓郁的亲情。

  远眺大山斯都尔如图云雾缭绕的景象,想到一起成长的伙伴在那里欢聚一堂。望见西边宽阔的河面上猛禽自由飞翔,忆起跟发小在爽风里玩耍中狂饮歌唱。西山下巨鸟在晶莹的水面上盘旋着飘荡,和心爱的人伴清风把酒高歌是最好时光。

  这是上文提及的斯琴高娃老人的一曲长歌。歌词比兴手法奇妙,意境优美,歌中有画,画中有人,动态的人物表现出浓重的友情与爱情。只有生活在草原上,并对其山水风物、人情世态了如指掌的牧人,才能唱出这纯情悠悠、心底荡荡、毫不做作的歌曲。下面是经典性的爱情民歌《满都格日勒》:

  初升太阳的光亮照射在沙漠的天空,明天将要和可爱的满都格日勒成婚。今天要把有粉花的褡裢口袋缝制成,二十五岁的新娘由二百五十人送亲。歌词淳朴自然不加修饰,却充满对将要嫁过来的新娘满都格日勒的无比挚爱之情。以“太阳的光亮”“沙漠”的“天空”为纯洁底色;以“粉花”“褡裢”“二百五十个人”送亲为美好衬托,显照了满都格日勒在爱人心目中的完美,为亲友所众星捧月。

  赤红色的英骏马儿膘肥体壮,骑它去一个月难到达的地方。如果能完全主宰自己的命运,真想一生一世待在父母身旁。赤红色的彪悍马儿威武健壮,骑它到一天可以往返的地方。心中有一个非常美好的意愿,一时一刻不想离开父母身旁。

  上文介绍的永荣巴拉如此饱含深情的歌唱,仿佛是从心底迸发的激流,清澈透明,汹涌澎湃。歌中赞美了骏马,更表达了对父母亲的无限敬爱,将骑士对骏马的依赖与儿女对父母的感恩比拟得天衣无缝。发掘歌词的深刻内涵,可悟到草原牧人的生存繁衍史中,马儿对人类的忠诚、儿女对父母的孝敬。马是草原的精灵,蒙古族牧人与骏马世代相依为命,这首歌将其抒发得淋漓致尽!

  岩石上筑巢的鹰回归是因惦记雏鹰的安危,悬崖边居住的鹰恋家是为呵护成长的儿女。

  这是牧人脑高花唱出的对鹰讴歌的词句。借歌颂老鹰赞美游牧民族的人伦,刻画出草原母亲对子女无私博大之爱的伟岸形象,情真意切,回味无穷。鄂尔多斯蒙古族民歌宛如天上的繁星,晶莹剔透,数不胜数;鄂尔多斯民歌的歌词犹如草原上的骏马自由奔驰,千姿百态。反复欣赏,深刻领悟,不难发现其为一株民歌艺术的参天大树,根深干粗,枝繁叶茂,高耸于华夏乃至世界歌唱艺术之林。(郜贵 哈斯)


[责任编辑: 张莉 ]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