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奶奶
内蒙古新闻网  21-04-01 15:10  【打印本页】  来源:北方新报
  清明时节,想起了奶奶,眼泪不由地流了下来。我的奶奶生于20世纪30年代一个小地主家庭,是个小脚女人。在少女时期是不用学做家务的,只学针线活儿,所以奶奶的针线活是一流的。我清晰地记得,在我小时候,奶奶每每空闲时就会拿出剪刀和红纸,随便就能给剪出一系列小红人,有担水的、烧火的、做饭的,男的或女的,老人或小孩儿。奶奶悲悲切切地过了一生,十几岁就嫁到了爷爷家,生育了六个孩子。一生多病,又受了爷爷一辈子的气,实实在在一个旧社会女人的悲哀人生。

  小时候,我在爷爷家吃饭,炕上坐的是爷爷、叔叔和姑姑,奶奶总是在灶台旁匆匆地吃着饭,慢慢地这些陋习就成了自然了,现在想来奶奶心里有多委屈啊。小时候在家一受点儿气,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往奶奶家跑,因为奶奶不管是不是我的错,给我的永远是安慰和疼爱。记忆最深的一次是我和弟弟打架,母亲把我大骂了一顿,我边哭边跑到了奶奶家,奶奶

  安慰我,还给我煮了颗鸟蛋,然后用线串了一条鸟蛋项链挂在我脖子上,我一下就转悲为喜了,之后的事我早已忘了,但奶奶对我的疼爱永远铭记心间。

  我每每去奶奶家,她的第一句就是问我饿不,问我吃不吃馒头……当时觉得奶奶太唠叨,现在想来,那是满满的疼爱啊。后来我到县城读书,每个假期我都要到奶奶家住几天,每个开学奶奶总是要偷偷给我钱,让我吃好饭,不要饿着。奶奶是从那个受过饥饿的年代里过来的人,在她的潜意识里,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娃娃们受了饿呀,所以一辈子都在惦记着她认为的这件头等大事。

  后来爷爷瘫痪了,虽然受了爷爷一辈子的打骂,但奶奶一伺候爷爷就是六年。这就是老一辈人的观念,无论如何,一个女人都是从一而终。爷爷走后,奶奶是轻松了,但也同时没有了精神支柱,身体更加不好了。2013年,奶奶80岁,在走的前一天夜里,我清晰地梦见她穿着干干净净的深蓝色大襟棉袄,精神气儿十足地坐在老家的炕上和我说,“燕子,这下我可没病了,我可全好了!”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这时父亲的电话正好打过来了,说奶奶走了!这个特殊的告别,让我想了好久,也许是奶奶苦难的一生终于结束了,她是到另一个世界享福去了!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也只有这样安慰自己了!文/张海燕


[责任编辑: 雒扬]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