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贡品的平凡之路
内蒙古新闻网  21-05-21 11:00  【打印本页】  来源:包头晚报

  《荔枝图页》南宋佚名

  《噉荔图》清华嵒

  又到了荔枝上市的季节。在中国古代,文人既对它的美味大加赞美,同时又为品尝它所付出的民生代价而扼腕叹息。这种原产中国、一旦离枝就快速变质的亚热带水果,在两千多年前是珍贵的皇家贡品。而今,插上高科技之翅的它,成了全国乃至全世界都能享受到的消夏佳果。

  壹

  夏令佳果生南国

  “世间珍果更无加,玉雪肌肤罩绛纱。一种天然好滋味,可怜生处是天涯。”明代文臣之宗丘濬的一首《咏荔枝》,赞叹家乡海南的这种佳果,虽然生长地距文化政治中心千里之外,却从未脱离达官贵人、文人墨客的视野。

  荔枝原产中国,别名离枝,属于无患子科,荔枝属常绿乔木,与香蕉、菠萝、龙眼一并称为“南国四大果品”。作为亚热带果树的典型代表,荔枝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很高,喜高温高湿,喜阳光,一旦遭遇低温或空气湿度过低,幼年荔枝树就会停止生长,开花期的荔枝授粉效率则会大大降低;花果期如遇大风降温或干热天气,轻则落花落果,重则枝叶颓败。上述种种习性,决定了它只能在南方种植。

  荔枝的种植地带主要分布在北纬18度至29度的范围内,在我国以广东省栽培最多,福建、广西、海南次之,四川、云南、贵州及台湾等省也有少量栽培。

  荔枝的对外传播之路缓慢,十七世纪末从中国传入缅甸,之后传入印度;十九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中国商人传入美国夏威夷、佛罗里达和加利福尼亚;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传入以色列;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由中国移民传入澳大利亚。今天在世界范围内,荔枝主要种植于亚洲大部分地区与中南美洲、非洲的部分地区,世界上荔枝的主产国为中国、印度、南非、澳大利亚、毛里求斯、马达加斯加以及泰国,也都是在亚热带或热带地区。

  回到中国来说,荔枝产地从来和北方无缘。作为南方贡品,荔枝很早就现于史料——《西京杂记》卷三记载:“尉陀献高祖鲛鱼荔枝。高祖报以蒲桃锦四匹。”尉陀即南越王赵佗(南越国又称南粤,主要为今岭南及越南以北地区),南越国在藩属汉高祖以后,曾以鲛鱼、荔枝为贡品进献,这是荔枝进入中原地区的最早文字记录。

  到了汉武帝时期,进贡的干荔枝已经不能满足帝王对荔枝之蜜的渴望。平定南越之后,汉武帝曾令人在京都长安上林苑专门建了一个扶荔宫,试着在后宫栽培荔枝树,大费周折,还是以失败告终。嵇含的《南方草木状》就曾记载了汉武帝一怒为荔枝,为吃荔枝劳民伤财的故事:

  “荔枝树,高五六丈余,如桂树,绿叶蓬蓬,冬夏荣茂。青华朱实,实大如鸡子,核黄黑,似熟莲,实白如肪。甘而多汁,似安石榴,有甜酢者。至日将中,翕然俱赤,则可食也。一树下子百斛。《三辅黄图》曰:汉武帝元鼎六年,破南越,建扶荔宫。扶荔者,以荔枝得名也。自交趾移植百株于庭,无一生者,连年移植不息。后数岁,偶一株稍茂,然终无华实,帝亦珍惜之。一旦忽萎死,守吏坐诛死者数十,遂不复茂矣。其实则岁贡焉,邮传者疲毙于道,极为生民之患。”

  所以,荔枝是名副其实的南国之果,即使远隔千里,也没有人忘记它的存在。历代文人墨客吟唱荔枝之美,也免不了提到它身处南国的距离。唐朝文学家张九龄是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人,他专门创作一首《荔枝赋(并序)》,对荔枝的产地、形态、滋味、营养作了全方位的介绍:“南海郡出荔枝焉……状甚瑰诡,味特甘滋,百果之中,无一可比……未玉齿而殆销,虽琼浆而可轶……”关于荔枝最有名的吟诵来自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轼。他因为仕途不顺,被贬到岭南地区,却因此邂逅岭南风物荔枝,写下流传千年、脍炙人口的最好荔枝“宣传词”《惠州一绝·食荔枝》:“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贰

  皇家专属“荔枝道”

  苏轼在他的《荔枝叹》里写道:“十里一置飞尘灰,五里一堠兵火催。颠坑仆谷相枕藉,知是荔枝龙眼来。”在他之前,唐代诗人杜牧也曾有《过华清宫绝句三首·其一》的哀叹:“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既然荔枝不能被栽种于宫中,那就要不惜一切代价把鲜荔枝送到宫里来。前有汉武帝为“快递”荔枝“邮传者疲毙于道,极为生民之患”,后有杨贵妃“一骑红尘妃子笑”,其实从汉朝起直至清代,皇家专属的“荔枝道”一直存在。

  由南往北运送鲜荔枝是一项艰难的工程。荔枝的外壳脆弱,非常容易散失水分;加上荔枝自身呼吸作用旺盛,体内的酶含量高——种种因素都导致这种水果一离开枝头就走向急速变质过程,以至于荔枝又有“离枝”的别名。用白居易在《荔枝图序》里的解释来说就是:“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

  如何只争朝夕,让鲜荔枝跨越千里?清代吴应奎在《岭南荔枝谱》里曾做过“活体盆运”的推测,即“以廉根之荔栽于器中,由楚南至楚北襄阳丹河,运至商州秦岭不通舟楫之处,而果正熟,乃摘取过岭,飞骑至华清宫,则一日可达耳。”这种推测基于清代进贡荔枝的方式。清宫进贡的荔枝主要来自福建省。每到荔枝季,福建总督或巡抚官署要从几百桶已挂上青果的荔枝树中精挑细选,那些根枝壮硕,挂果繁密的嘉木被装船,航运途中,果实自然成熟。但这一运输方式似乎效率低下,一过荔枝的生长界限水口(从福州向北水路二百里的地方),能存活的荔枝少之又少,即使果熟未落,味道也逊色了许多。

  从清宫档案《哈密瓜蜜荔枝底簿》的记载来看:“乾隆二十五年六月二十五日交来荔枝二十个,随果品呈进,上览过恭进皇太后荔枝一个,差首领萧云鹏进讫,赐皇后、令贵妃、淑妃、庆妃……瑞贵人,每位鲜荔枝一个。”直到乾隆二十五年,能成功运输到宫中的鲜荔枝仍然稀罕,即便皇后、皇太后,每次也只能分到一两个。

  除了活体盆栽,有没有其他的运输保鲜之道?关于荔枝保鲜,古人有三种密封保鲜法:一是找粗壮的竹子,开一个小洞,把荔枝放进竹节里然后密封;二是“以蜡封荔枝蒂,浸于密水中”;三是用瓦罐密封,将荔枝放入瓦坛中密封,倒沉井中。而且,“密封保鲜”法过去可能和“活体盆栽”是搭配使用的:荔枝先是在大木盆里种植,快成熟时迅速摘下来,密封到竹筒里,让信使快马加鞭运到长安。

  快递路线的选择也很重要。回到唐朝的荔枝道来说,杨贵妃吃的荔枝可能不是来自“日啖荔枝三百颗”的岭南,而是贵妃的家乡四川。毕竟在没有高速公路的年代,从岭南到长安,少说路途也有八千里,即使快马加鞭,行程也要二十天甚至一个月。如此遥远的距离,等运到长安,荔枝早就烂了,所以苏轼曾说:“此时荔枝自涪州(今天的重庆市)致之,非岭南也。”涪州就在今天重庆一带。《唐国史补》中有记载:“杨贵妃生于蜀,好食荔枝,南海所生,尤胜蜀者,故每岁飞驰以进。”可以看出唐朝时蜀地也出产荔枝,和苏东坡所说的涪州正好相互印证。

  轻捻起一颗由荔枝道运来的荔枝果,杨贵妃一定不会想到,1200多年后,珍贵的南国果品已成为北方百姓的夏季寻常时令水果。生鲜类农产品能否走出原产地,能走多远,与冷链物流技术息息相关。从古代的荔枝道运输,到销往全国乃至全世界,或许从荔枝这颗小小的中国水果身上,我们也能看出中国速度。

  (据《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 王彤]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