踅吃
内蒙古新闻网  21-06-10 09:43  【打印本页】  来源:北方新报正北方网

  暖水镇上人家寻常的吃食早起是酸粥,晌午捞饭烩菜,晚上是酸稀粥。当然,这是好年景或者殷实人家的日子。遇到遭了年馑,或者是拉破窝人家,这样的吃食就要大打折扣了。早晨虽然还是酸粥,却要加山药或者细米糠,叫山药酸粥或者撒面酸粥。中午的烩菜挖一小调羹猪油炝锅或者滴几滴胡油,也算是见了油水。晚上没米下锅熬稀粥,就熬点菜汤,好歹也算一餐。

  暖水人家大多来自山西的河曲和陕西的府谷,河曲府谷人做饭很细致,花样也多,不仅要吃着可口,还要样子好看。只是常常没有东西下锅,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要说好吃的没有,那倒不至于。只是因为稀少,舍不得吃而已。猪肉烩菜,油糕粉汤,白面馍馍,荞面饸饹,这些好吃的逢年过节短不了,平日里只是招待客人才吃上一顿。

  待客饭大多是猪肉烩菜。肉少,盛菜便有了讲究。铲头子在锅里捡菜,看似不经意,却很有些技巧。先是在没有肉的地方下去铲菜垫在盘底,偶尔有一两片肉挂上,轻轻一抖,就掉下去了。菜盛满了的时候,铲子再下去,蜻蜓点水一般,几片肉就挑了出来,盖在菜上,看着满盘净是肉。客人吃饭,主人陪吃。陪吃大多是做样子,不是真吃,就是为客人加饭添菜。有时客人看见肉少,不好意思下筷子,主人要劝着吃才好,还要不时拿起筷子把肉夹在客人碗里。看人吃饭,尤其是看人吃肉,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越是不想让口水泛起来,越是口水多;越是吞咽口水不想发出声音,声音反倒越大。孩子多的人家,客人吃饭,孩子们吞咽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弄得客人也吃不好。所以,母亲们在饭菜上桌的时候,就会找个借口把孩子们支开。待客人们吃好了放下碗筷,才把孩子们唤回来,狼吞虎咽,残羹剩饭一扫而光。

  穷在闹市也有人问。投亲的、访友的,也有两个肩膀扛一张嘴来嘘寒问暖的,住在镇上,客人就多。三亲六故,朋友熟人,但凡上了门,都要支应,拉拉溜溜,长年不断。杀一口猪,烧一坛肉,多数是给客人吃了。没办法,这是乡俗。如果谁家关起门吃了,开开门屙了,客人上门冷凉八淡,连一口吃也讨不出来,这家人的“乡评”就有了问题。待到儿女长大,该是提亲的时候,怕是连一句好话也无人给添。就因乡评不高打了光棍大有人在。

  这样说来,客人来了,至亲当然无话可说,就是远亲,或者多少有些拉扯关系的,热接热待也自在情理之中。

  可是,有些人上门,吃得就毫无道理了。比如说,不亲不故,无缘无故,时常光顾。

  客人来了,待客的饭菜刚刚端上桌,他,或者是她不请自到,但凡来人,就得谦让,人家本就是冲着那一桌饭菜来的,虚情假意推辞两句,就脱鞋上炕了。饭菜本不宽裕,半路多了一张嘴,这桌饭就显得窘迫了。主人的不悦只能压在心里,不能挂在脸上,待吃饱喝足出门走了,照着背影腹诽两句,不然,还能怎样?

  暖水人把吃蹭饭叫作“踅吃”。

  人人肚里都有一条“馋虫”,时不时要从嗓子眼里爬出来,不给喂点好吃的,就赖着不回肠胃窝里去。有条件隔三岔五解解馋,它也不怎么和你闹腾,时间长了不见点荤腥,馋虫可就不依不饶了。有的人能压迫住,馋虫上来,咽口口水就下去了,有的人不行,怎么也咽不下去。如此说来,踅吃大概也是没办法的事。

  要想踅吃,就得有猫的耳朵鹰的眼,狗的鼻子猪的脸。耳朵要灵,听得见谁家有大凡小事;眼睛要溜,看得见谁家有客人上门;鼻子要尖,闻得见谁家炝油辣醋;脸皮要厚,不怕人家拧眉剜眼。

  常踅吃的人有经验。客人上门,他不跟着进门,赶早了打扰人家拉话,再说也不能干坐着等做一顿饭的工夫。他蹲在远处看烟囱,冒出黑烟,是打炭烧火了;黑烟变淡,是炉火旺起来了;白烟袅袅,饭菜差不多该端上桌了。站起身,再把身上的衣服拍打拍打,登门上去,正赶个饭点儿。进门的话是编好了的,随便找个说辞都能成为上门的理由。碍着客人的面,主人不得不承让,让是个假,吃是个真,假戏真做,彼此心知肚明,只是不点破罢了。

  后院的老婆儿常来我家踅吃,她坐在炕头上就能看见我家烟囱的动静,客人来了,正要端碗的时候,她来我家借东西,就如俗话说,因嘴借礤子。老太太日子紧巴,确实也吃不上,就是她不来,我家吃点好的,母亲总要打发我们端一碗给她送过去。

  踅吃也有吃不上的时候。李栓儿来镇上办事,快中午了,没个吃饭的去处,想来想去,也就是和刘来财家七拐八绕沾点姻亲,就去了他家。赶早了,人家还没烧火。李栓儿坐在炕沿上一边和刘来财两口子说话,一边等人家烧火做饭。坐了半个时辰,正晌午时已过,两口子还没有打炭烧火的意思,东拉西扯,寡话说上个没完。按理说,既然主人无心留客,客人该起身告辞才是。李栓儿本来想站起身走,转念一想:听说刘来财家小气,果真名不虚传,莫非今天我不走你家就不吃这顿午饭了?反倒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干脆脱鞋上炕盘腿坐下,拿出旱烟袋咂了起来。这边刘来财老婆儿用脚碰碰刘来财的小腿,那意思是等刘来财发话烧火做饭,他家这也是大事,得男人做主。刘来财本来犹豫着,心想一张嘴也吃不了多少,正想打发老婆做饭,一看李栓儿那架势,反而来了气,好像是你踅吃倒得了理了?扭头瞅了老婆一眼,若无其事地换了一个话题,接着攀谈起来。三个人,炕上地下,坐着站着,不动声色,智斗一般,有一句没一句地耗了半天。还是刘来财老婆先打破僵局,她起身假意要烧火,拿火剪在炉庼圪崂刨了半天,也没夹出火种来。便对刘来财说:“早起让你压火种,怎就连个火星星也刨不见?”刘来财这还不明白?一拍脑袋说:“我急忙滥赶去担水,忘了哇!”一个炕头几十年,老两口演这出戏不用彩排。老婆打发夹火种去,刘来财提了火剪就出门了。到邻居家夹火种,连去带来不过一袋烟的工夫,可等了半晌,却不见刘来财回来。李栓儿自觉这戏再演下去,实在无趣,站起身要走,到了门口,刘来财老婆反倒是热切挽留:“你看他大叔,怎不吃饭就走呀,刘来财这个活死人,说是出去夹火种,不知道叫哪个野狐狸勾走了,你饭也不吃就走,好像是我们人情不好。”李栓儿连声说:“挺好,挺好,来镇上办事,路过了,不来你家门上绕一遭,过后你们听说了,要埋怨我心里不装你们这门亲。来看看,我也就歇心了,我刚吃过,肚子饱饱的,你可别多心。”李栓儿一天没吃饭,前胸贴了后背,赶十几里山路回家,连腿肚子也拉不动了。

  刘来财家谁也吃不出来,虽是省了些米面菜蔬,日子却是过得一直旺不起来。(文/齐永平


[责任编辑: 萨其拉图]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