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爷赛龙舟
内蒙古新闻网  21-06-10 10:38  【打印本页】  来源:北方新报

  七爷坐在河西村沿岸石阶上。拾级而下,是环石梁山的回龙湾河水。回龙湾流经山谷,沿途山高林密,错落分布如同河西这样大大小小村落。

  七爷磕磕烟袋,望着河水怔怔出神。想起往年端午,回龙湾上龙舟竞渡场景。那船头鼓声在山谷回荡,汉子们划桨有节奏吆喝声,让大山与人都激昂起来。

  往年,七爷不仅是组织者,也是河西龙舟鼓手。每次河西村龙舟夺魁,都要将龙首请到村中,烧香祈福回龙湾平安。

  七爷将龙舟看得格外重是有原因的。七爷小时候,一年端午节前,石梁山游击队曾在回龙湾成功伏击了鬼子小队。鬼子调拨大队人马来河西村一带报复,村人和游击队都躲到石梁山里。为引开鬼子,七爷老爹带着几个汉子,敲着山响的鼓,从河西村往下游划去。龙舟在鬼子枪炮中被炸成碎片。后来端午,七爷立船头,总想起老爹牺牲时场景。

  多年后,七爷老了,不复当年赤膊轮槌,神采奕奕的样子。回龙湾河水日夜流淌,村也老了。年轻人进城求学谋职或寻个体力活,都扎根城里,村里留下多是老人。去年,高速公路要从石梁山一侧穿境而过,河西村正位于建桥桥墩处。市里来人,规划拆去河西村,让村人整体搬迁到市郊小区。

  村里娃们回来看看,遇见七爷格外尊敬。七爷是看着这帮娃长大的,熟悉且亲切着。娃们在城里有出息他心里高兴。晒场上动迁大会后,村委请七爷说几句,七爷念着端午将来,河西能否再赛龙舟。台下,议论纷纷。有的小声,城里忙着呢,哪有时间。出份子钱成,出力还是算了。端午放假,早计划出去玩玩呢。村都没了,还比什么赛?

  七爷从晒场出来,背影寂寥。当晚屋里,七爷不知怎么就醉了,鼾声震响。他梦见自己坐在船头,抡圆鼓槌,龙舟破浪而行。以后日子里,七爷独坐在沿岸石阶上,闷闷抽着烟袋。

  七婶知道七爷心情,宽慰他,现在娃们都忙哪有时间。再说河西村开始拆了,村也就散了。七婶忙着去洗艾叶,包了粽子。邻家媳妇割了艾草,送一捆搁院门前。

  端午这天到了,回龙湾上龙舟竞渡又开始了。上游传说,河西村要拆了,他们好像少了精神气,

  以后再见不着河西龙舟。

  石梁山后,远远的鞭炮声隔着湾口传来,继而阵阵鼓声。七爷躺在沿岸石阶上竹椅里,听着动静。龙舟竞发,七爷循着声音,远远眺望着。湾口,昂首而出第一艘龙舟,接着众龙舟陆续而出。这样场景,七爷太熟悉。

  擦着右岸,有条红色龙舟格外耀眼,轻盈速度快。越来越近,七爷忽然看清楚,自己侄儿正挥舞着鼓槌,呐喊着,赤膊有力样子太像自己当年。

  七爷突然振奋起来,忽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面对越来越近龙舟,七爷应着节奏,像握紧鼓槌,双臂有力挥舞着。随着龙舟抵近,七爷看清了,那排坐在龙舟上,是娃娃们张张熟悉的脸。七爷听到河面上出来的号子声,“河西,嘿哟!”“七爷,嘿哟!”

  七爷面朝龙舟,臂举得高高,用力挥下。“嘿哟,嘿哟!”那刻,七爷感觉又回到过去,那年躲在石梁山里,远远看见回龙湾上枪炮中的龙舟,还有那些年河西村人呐喊冲刺的场景。

  那年端午,七爷还是后生,有力,像回龙湾畔的大山。

  文/杨 钧


[责任编辑: 萨其拉图]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