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不语
内蒙古新闻网  21-06-16 18:31  【打印本页】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内蒙古日报》

  □安宁

  在眉山,夜色沿着热浪徐徐下落的时候,一群人带好酒,寻一馆子,鱼贯而入。包间是敞开式的,不时有小孩子在外面奔来跑去,打闹嬉戏。或许再晚些时候,楼下还会有大排档,用缭绕的烟雾,和扑鼻的香气,将趿拉着拖鞋的闲人,从四面八方招引过来。认识不认识的,都能坐在小马扎上,就着扎啤,胡吹神侃一番。人间的烦恼,尘世的羁绊,在这个安于西南的山间小城,似乎只是一个夜晚街头大排档的畅聊,便可以将这些统统涤荡。至于山外的世界,是怎样的璀璨繁华,多少人在追逐着功名利禄,并因此心生浮躁,满腹牢骚,都与这一刻酒桌上的酣畅淋漓无关。

  在这样夏日的夜晚,几杯酒下肚,人便飞了起来,肉体不复踏入酒馆前的凝滞与陈旧。好像之前在喧哗的大地上拖着沉重的步伐,低头行走了许久,忽然间被上天赐予了一双轻盈的翼翅,并立刻迎风飞上高空。于是饭桌上的人,便不再拘谨,客套,或者虚夸。人心成为浩荡河流中的一粒鹅卵石,沉淀在水底,熠熠闪光。

  喝酒的最大境界,大约就是彼此敞开心胸,没有级别高低,也无身份贵贱,更无阿谀奉承,只是像吴青先生说的那样,是两个人,真正的坦荡清洁的人之间的对话。做人不易,很多人只需为了活着,就拼尽了全部的力气。而有尊严地活着,自由地活着,像大地上的野草一样,树木一样,自由蓬勃地活着,更是艰难。而在漫长的一生中,若有一个知己,懂得你在尘世间的渴望与期待,拼搏与付出,那么,所有历经的艰辛,所有承受的委屈,都可以像一粒嵌入贝壳的沙子,最终在时间的流逝中,成为闪闪发光的珍珠。

  北宋时的苏轼苏辙兄弟,是少见的真性情的人。年少时苏轼有两粒糖果,都要全留给弟弟苏辙。而在为官后,苏轼因言论致祸,苏辙上书,请求免去自己官职,为哥哥赎罪,结果两人同遭惩治。苏轼出狱后又遭排挤,乞求前往外地任职,此时又是弟弟苏辙,四次上书,只为求一同外任。某年苏轼被贬海南,苏辙被贬雷州,二人相遇于藤州,惊喜之余,前往路边小店同食面条。苏轼性情豁达,身处恶境依然怡然自得,很快吃完一碗难以下咽的面条。而苏辙却只吃几口,就放下筷子,一声叹息。苏轼看到,笑着打趣他:难道你还想细细品味吗?而在那些长达数年无法团聚的漫长的思念中,在无数雨打芭蕉的无眠的夜晚,他们依靠着书来信往,并用和诗这样浪漫的形式,彼此遥遥地陪伴。

  世间还能有什么东西,能够比得上这样兄弟间的深情厚谊?或许,也正是如此苍茫大海般深沉的情谊,才让苏轼豪迈提笔,写下“与君世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并在无法团聚时,饮酒大醉,写下“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千古名句。他们的一生,从眉山始,便注定了一生的漂泊,像两片彼此眷恋却始终遥遥相望的浮萍,在宦海中沉浮向前。后苏轼去世,苏辙亲手将其葬下,并植下茂密青竹,深深缅怀。

  夜已经很深了。在眉山,人们都陆续地睡去,喧哗终归要沉入被夜色包裹的大地深处。孤独睡去的人们,或许在梦中也在找寻着心灵的归属,和生而为人的尊严与意义。就像千年以前的苏洵苏轼与苏辙,他们以文人的铮铮傲骨,以“大江东去浪淘尽”的开阔胸襟,为这片叫眉山的土地,植入了血肉与风骨。多少人来到这里,仰慕他们的才华,并被他们跌宕起伏的命运,和笑对苍天的达观深深地震动。

  酒馆老板说,要打烊了,诸位,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吧。那么,饮下杯中残酒,就此别去。明日醒来,阳光照射大地,风自峨眉山谷里吹来,吹开这千年古城的花朵,扫荡飞舞的所有尘埃。一切都将继续。所有人,也终将汇入流动的众生的河流。

  而眉山,在这自然的力中横亘千年的眉山,此刻,正隐匿在夜里,不发一言。


[责任编辑: 滕玲玲]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