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北疆文化 > 文学高地

巴音诺尔的萨日朗

  □何君华

  何明威到巴音诺尔嘎查小学支教的第一天,阳光明媚,碧空如洗,暖风拂面,心情倍儿爽。

  何明威是某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在网上报名参加了一个“爱心支教助力精准扶贫”的志愿服务项目,今天是头一天到巴音诺尔嘎查小学当支教老师。

  何明威所带的五年级总共只有8名学生,5名男生3名女生。5名男生分别是毕力格、呼日勒、巴特尔,还有一对双胞胎兄弟特木尔·敖其尔和阿拉坦·敖其尔,3名女生分别是娜仁花、斯日古楞和格日乐。

  何明威在点名时闹了点笑话。他把特木尔·敖其尔的名字念成了“特木尔,点儿,敖其尔”,话音未落便引发全班同学的哄堂大笑,特木尔·敖其尔也羞红了脸。

  蒙古族名字中间的点儿是间隔号,何明威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哪里见过这种格式的名字呢。在那日松校长的提醒下,何明威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一下子涨红了脸。但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何明威忽然反应过来了……

  何明威小心翼翼地纠正自己的错误,重新点了特木尔·敖其尔和阿拉坦·敖其尔兄弟俩的名字。

  然而麻烦才刚刚开始。很快何明威就发现刚才点名白点了——点名的目的是认识同学们,可他刚才点名时只顾盯着手上的花名册,根本没抬头看孩子们的脸。

  头一天就发生这么多事情,看来,何明威对支教的困难程度还是低估了。但他并不气馁,反而在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克服一切困难。

  其实,何明威是因为赌气才来到巴音诺尔嘎查小学支教的。

  何明威的父母想让他毕业后回到家乡省城报考一个待遇不错的事业单位,何明威却不愿意,借口那家单位与自己所学的专业毫无关系,自己不合适,也不喜欢。父母轮番打电话来“游说”,他于是一气之下报名参加了这个志愿服务项目,还特意选择了一所离家最远的学校。

  何明威不知道的是,他这个看起来有些“莽撞”的举动,却无意中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历史——他成了巴音诺尔嘎查小学的第一位汉族教师。此前,拥有近5年办学历史的巴音诺尔嘎查小学,无一例外都是蒙古族教师。

  经历了第一天的波折,何明威对可能遇到的所有困难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尽管麻烦远比他想象得多。首先,学生们无一例外都是蒙古族,语言成了第一道关卡。然而语言沟通困难还是其次,何明威发现,最主要的麻烦是孩子们实在太淘气了。

  支教第二天,毕力格同学竟然从家里带来打火机,把一个硬币烧热,故意扔在地上等别的同学捡,结果呼日勒不幸“中招儿”,手指被烫伤了。好在何明威懂得烫伤的紧急处理方法,立即对呼日勒的手指进行凉水清创处理,然后敷上烫伤药膏,所幸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

  这一天下来,何明威简直有些焦头烂额,何况近来他的心情本就不好。支教期结束后怎么办?毕业后何去何从?是回到父母给他安排的轨道上,还是继续上学读研?这些问题就像一团乱麻一样缠绕着他,没想到学生还这么不让人省心。

  那日松校长看出了何明威的情绪低落,好心劝他,干脆给他开一份证明,让他回去算了。何明威却坚定地谢绝了那日松校长的好意。

  那日松校长将何明威安排在嘎查宿舍住下。夜里,一如此前许多个夜晚一样,何明威从背包里找出那本随身携带的《老人与海》,不知是第几次重读起来。

  每当在生活中遇到困难,何明威便会拿出《老人与海》来激励自己。每当想起书里那位与大海、大马林鱼、鲨鱼群乃至与生活顽强搏击的圣地亚哥老人,何明威内心就充满力量。他甚至为此去派出所将名字改成了何明威,以此向海明威和海明威笔下的那位坚强的老人致敬。何明威心想,比起圣地亚哥老人,自己眼前的这点小困难和小挫折又算得了什么呢?在异乡的宿舍里,何明威又重新充满信心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新的状况又出现了——有一名女生没来上学。何明威费了半天劲,才终于弄清是那个名叫娜仁花的同学没来。巴特尔同学告诉他,娜仁花的爸爸叫她去塞音牧场放羊去了。

  来时何明威就曾听那日松校长介绍过,巴音诺尔是科尔沁细毛羊的主产区之一,许多农牧民家庭都饲养了细毛羊。只是令何明威没想到的是,居然还会发生这种学生旷课去放羊的事情。

  何明威决定去塞音牧场找娜仁花同学。

  边问路边找,翻过几个小土丘之后,何明威总算找到了塞音牧场。娜仁花同学果然在那里放羊。

  原来,秋天深了,娜仁花家里赶着收庄稼,家里的羊没人照看,于是她爸决定让她先帮家里照看几天。

  科尔沁草原的冬天来得早,这才9月,天已经开始冷了,庄稼再不抓紧收就该烂在地里了。何明威浅浅地叹一口气,对娜仁花说,我来替你放羊吧。

  娜仁花扑哧一声笑了:“何老师,你会放羊吗?”

  “这有什么不会的,跟着羊走不就是了?”何明威反问。

  “何老师,你为什么要来我们这里支教呢?”娜仁花问。

  为什么?对于这个问题,何明威有些回答不上来。告诉她是跟父母赌气吗?当然不能。何明威灵机一动,说:“我在网上查了,你们这个地方特别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对吧?”

  “何老师,我带你去个地方吧,那里才叫美呢!”娜仁花说。

  “好呀!”何明威兴奋地回答,一边帮娜仁花赶起羊群。

  翻过一个小土丘,一片红色的花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何明威眼前。

  “哇!”何明威冲向花海,一边回头问娜仁花:“这是什么花?”

  “萨日朗。”娜仁花回答。

  “这就是萨日朗?”何明威问。

  “对!”娜仁花肯定地回答。

  何明威扑倒在萨日朗的花海里,他的心情愉悦极了。尽管眼下已经过了萨日朗盛放的花期,花瓣多半已经萎谢,但这仍然令他感到激动不已。

  何明威好久没有这样开心了。那些困扰他的难题,他决定暂且不去想,现在,他只想舒服地躺在巴音诺尔苍翠欲滴的青草地上,将鼻翼完全张开,好好地闻一闻萨日朗的清香。

  何明威打开手机,查到萨日朗的花语是团结。“团结,团结!”何明威在心里念叨着。

  “娜仁花同学,回去上学吧!”何明威说。

  “好!”娜仁花回答。

  “我去跟你爸爸说。”何明威说。

  “好!”娜仁花说。

  翻过一个小土丘,没准儿就是一片火红的萨日朗。是的,风景的变换有时只需要一个小小的转身,仅此而已。何明威明白,人生也是这样。

编辑:段丽萍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