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评 文学高地 独家发布 文化印记 文艺地图 草原画廊
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北国风光  >  文学高地   
在阳光下
 

  □曹都那木作

  赵文工译

  小序

  您知道在阳光下度过一生的人们吗?像植物一样世世代代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民就是这样的人。他们从生到死,就在阳光下的漫长道路上坚韧地跋涉着,永不停歇。

  世上的人们,生活、斗争的场所是互不相同的。有人,在车间里操纵着机器了此一生;有人,坐在书斋里的书桌前生活一辈子;有人,终生与广阔的海洋打交道。这样的人们,总算没白来一世。然而,也有人,直到老掉了牙,还要在刑场上嗅血腥味;还有人,为了捞一把,煞费苦心地在算盘珠子上拨拉着,渐渐地秃了头顶。人们的生活,真是千姿百态。

  牧人的生活也是与众不同的。无论在阳光和煦的春日,还是在烈日炎炎的夏天;无论在太阳融融的秋季,还是在日光惨淡的隆冬,他们总是默默无闻地放牧着畜群。他们得到阳光的哺育,体魄健康,经得住风吹雨打。

  一

  我阿爸就是个羊倌。他,一生在野外饱经风霜。可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放羊的呢?这个,别说我,就连母亲都说不清。母亲曾说过:“自我来到这个家,你阿爸就放了多年羊啦。”很小的时候,奶奶也常对我讲:“你阿爸十几岁时,就能放一群羊了,看你的吧,还不知怎样呢!”屈指一算,奶奶这话,距今已快四十年了。

  阿爸那时的详细生活情况,我记不得了。在我刚记事时,只知道阿爸从来不在家歇息半天。清晨,他不声不响地出去放羊,日落时才回来。阿爸一进家门,总要亲热地俯身瞅我一阵儿。他那像罕乌拉山上的岩石一样棕黑的脸,一靠近我,一股香味儿便沁入我的肺腑。这香味儿,是久在阳光下照晒的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这香味儿,使我至今记忆犹新,一想起来,好像它又钻入了我的鼻孔。这香味儿,是阿爸给我的最初印象。

  二

  日出,是大自然的法则;而随着日出去放牧,则是阿爸的生活规律。

  阿爸每天很早起来,喝完茶,穿上肥大的袍子,束起腰带,戴上那顶用了不知多少年的遮阳光的帽子,便出去放羊了。

  阿爸手中的鞭杆,早已被汗水浸得光溜溜的了。他甩着鞭子,迎着朝阳,悠然地把羊群赶向草场。一天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童年时,我常常站在高处,瞭望阿爸在洒满阳光的草原上放牧羊群。那虽算不上是多么神奇的画面,但它却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记。

  牧草已被露水洗净了,阿爸肥大的袍子起了毛边的下襟,擦着草尖,呼扇呼扇地摆动着。羊群来到宽阔的草场。草场披上了金色的霞光。阿爸像神话中的巨人,矗立在银白色的雾霭中。羊儿宛如一只只小帆,在滚滚的白浪上飘游。雪白的羊群忽而排成长长的一串,忽而向四处散去,忽而又聚成白茫茫的一团。一会儿,阿爸像草原上一株孤零零的老榆树,清晰可见;一会儿,当羊群吃得正欢时,阿爸坐在了地上,远远望去,他的身影又像山丘上的一簇艾菊,静静地待在那里。

  清晨的彩霞,中午的骄阳,落日的余晖,相继映照在阿爸的身上。他日日不停地跟随着羊群,把足迹和身影撒在了座座山梁、山丘上,撒在了空旷的山谷里,撒在了高山脚下。他永不停歇地在阳光下行走着,生活中总也没有阴暗。

  三

  在阳光下,阿爸又不知不觉地度过了十年、二十年。在这期间,我读着书,也渐渐地长成了个成年男子。

  在一个寒假里,我回到家乡,看到阿爸的生活仍和过去一样。我想和阿爸在一块儿待一整天,于是就选定一天,跟着他出去放羊。

  那天真冷!风卷起了积雪,淡淡的阳光似乎也在向大地泼洒着寒冷。远处的群山,像座座白雪堆起的敖包。空中骄横的飞鹰,躲进了树丛的背风处,泥塑似的,一动也不动了。枯草也像是难以忍受寒冷的侵袭,在狂风中颤栗着,发出了阵阵的呻吟。

  阿爸身着肥大的蓝袍,敞着领口,没系耳带的帽耳被狂风吹得来回摆动着。他像喝醉了酒似的,脸变得紫红。但他仍惬意地迎风走着。

  “真冻死人啦!”我感到冰冷。

  “是呵!过去我可从不放下帽耳,莫不是人老了?”阿爸也有些奇怪,“好呵,冬天越冷越炼身子骨!”说完,他追着去拦顺风跑的羊群了。

  我想避避风,刚要在一块洼地上坐下,阿爸赶来了:

  “孩子,累啦?这儿可是风口,又容易被雪埋住。”

  他把我领到一块没有雪的沙石地上,我们一起坐下后,阿爸抬眼望了望草原尽处阴沉沉的天,然后又环视着羊群,细心观察着每一只羊。风卷着雪打在他脸上,可他却毫不理睬。

  “不少吧?”我问。

  “不,倒多了一只没打耳记的白山羊,也不知是谁的,晚上打听打听吧。”阿爸半躺着,伸了伸脚,答道。

  “真麻烦!我看算了吧!反正都是集体的,说不定,以后咱们的羊还会走失呢。”

  阿爸连看也没看我一眼,说:

  “孩子,咱可不那样!我放了五六十年羊,连人家的一只瘸腿羊羔都没匿起来过。靠那种法子要是能发了财,那还放羊干啥!”

  狂风又呼啸起来了,阿爸侧耳倾听着,仿佛在欣赏大自然的音乐。他的胸怀,真像眼前那片草场,是那么宽广。他眯起眼睛,环视着羊群,细心观察着每一只羊。很长时间,他一直这样注视着他的羊群。看来,阿爸放牧,一向就是这样留心。阿爸的双眼,是从不放过任何东西的,可也总是充满着慈祥,充满着坚忍——生活在阳光下的牧人所具有的那种坚忍。他的眼里,没有奸诈,没有喜怒无常,没有伎俩。不管见到什么,他总是那么沉着冷静。

  大自然锻炼了阿爸的性格,他无论在何时何地,也不管在人前人后,总保持着那么一股劲儿。

  四

  有一年夏天,我回到家乡时,正赶上阿爸被选为劳动模范。

  村里举办了为模范庆功的那达慕会。当模范代表们就座时,阿爸走上了那简陋的木台子。那天,天气酷热,大会主席讲话冗长,介绍经验的模范代表众多。人们都热得受不了,有扇子的扇扇子,没扇子的摇着帽子或手巾。阿爸坐在台上的西侧,那儿没遮没挡,正被太阳晒着。他从家出来时,偏偏又穿了件带里儿的紫袍,头缠一条褪了色的厚毛巾,似乎是为了防寒。由于平时阳光的照晒,他的棕黑色的脸几乎和铜铸的一样,上面没有流汗,甚至连微微渗出的汗珠也没有,几根稀疏的白胡子能看得清清楚楚。他一动不动,规规矩矩地坐在大伙儿面前,不时小心翼翼地整整胸前佩戴的小红花,并挺挺胸脯。小红花像紫石山崖上的一朵山丹丹,显得格外艳丽。

  “这花儿可真不错!”从不追逐名利的阿爸想着,眯起眼,冲着大伙儿,心满意足地笑了。

  当会议进行到一半时,大会主席庄严宣布:“现在请放了六十年羊的模范老人阿尔贝吉夫讲话!”

  在众人面前从未讲过话的阿爸,虽然起初有些发窘,但后来还是凭着他那不惧怕任何事情的脾气,径直走向了讲台。他像要清点羊群似的,斟酌片刻后说:

  “我有啥可讲的呢?说实在的吧,我们这些指望放牧过日子的人,要把牲畜放好,就得有耐性……不停地干,不停地干!不管干啥,只有干才能成功嘛。我就是成天屁股不着地地干,连只没了娘的山羊羔也舍不得让它死掉。再说,跟着羊群走走,晒晒太阳,对自己也有好处……就讲这点儿!”

  六十年的放羊经验,他只用了这么几句就总结完了。他刚讲完,我走到他的跟前:

  “阿爸!六十来年的事,就讲这么点!瞧人家,才放了几年羊,还能说个滔滔不绝呢。您也该再讲点儿嘛!”

  他眯起眼,笑了笑:

  “光摆功,羊能多生几只?”

  我反被弄得哑口无言。阿爸呵,向来就只会说这样的大实话,连句漂亮话也不会讲!

  阿爸又坐到座位上去了。他的神态、话语,都透着他在阳光下炼就出来的那么一股劲儿。

  五

  今年,家里来了封信:

  “你阿爸七十七啦,已不再放羊。人有旦夕祸福,盼你回来看看。”接到信,我便立即回家了。

  阿爸的脸,比过去瘦了,胡子更白了,但没有一点病态。见到我,他说:

  “阿爸没啥病,就是腿脚老不听使唤,上了年纪,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在家住了几天,我没听到阿爸“哎哟”过一声,他饮食起居都还正常。唯一与过去不同的是,他心绪烦躁,总说觉得憋闷,想到外面转转。他思念着同辈的旧友。

  一天早上,他和过去放羊时一样,喝完茶,系上腰带说:

  “今天天气好,身上也觉着舒坦,想串串门儿去。有几户人家,我至今也没登过门坎呢。杨森姐和伯勒吉德哥那儿,不知近来怎么样?”

  这话是真的,母亲也常说“你阿爸是从不登别人家的门儿、端人家茶碗的人。”可她却阻拦阿爸说:

  “别去了吧!万一摔倒了,就怕你自己起不来。”我们也都随声附和着。阿爸看看窗外的天空,满不在乎地说:

  “没事儿!凭这把老骨头,还足可以去转转营子。一辈子的邻居,连人家的门儿也不登,可不像话!”

  他不让别人跟着,拿起羊鞭,出去了。

  这天,天空像有什么喜事,格外晴朗。

  母亲叨叨着,从小箱子底下拿出阿爸的一双破袜子,坐在那儿边缝补边和我讲起阿爸的许多往事。

  “过去,你阿爸放羊,要是遇到这么个好天气,他准得饭也不吃就往外跑,跟中了邪一样。在阳光下吃惯了苦的人,一时也离不开他的畜群。眼下,要是他身板好,在近处散散步,解解闷也可以,可他本来不行了,还非得往外跑!”

  “那年兵荒马乱,咱家被兵匪抢得连只羊羔也没剩下。你阿爸给巴音拾牛粪,挣回一只白绵羊羔,是只母的。他辛辛苦苦把它喂大了。现在附近那么多羊,有不少就是它的后代呢。他风里来雨里去,拼死拼活地干了一辈子呵。”

  太阳快落山时,羊群回来了。我和母亲正坐着聊天,忽听屋外狗咬,不知谁在招呼着人,仔细一听,是阿爸的声音。我们急忙跑出去,只见阿爸摔倒在羊圈门口,我家花狗正在他周围转着,衔着他的衣服,要拖他站起来。看见了我们,阿爸说:

  “孩子,阿爸踩空一脚,跌倒了,扶我一把!”

  我要背他,阿爸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十分清醒地说:

  “不用,孩子!靠住点儿就行了,我自己能走。堂堂男子汉让人背着,像个醉鬼!”

  阿爸和往常一样,边往屋走,边看看太阳:

  “噢,羊群回来了。今天,串了好几家。孩子,平常我看见太阳就睡不着,可今天,眼皮子怎么也抬不起来,真想睡一会儿!"

  进屋后,我给阿爸脱去衣服。阿爸在我为他收拾好的地方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阿爸再也醒不过来了。他,一个普通的羊倌,静静地长眠了。他那久被阳光照晒的脸,那样安详;他的身上仍在散发着那股香味。

  在阳光下度过一生的阿爸,在他将离开人世时,仍是那样坦然。

  尾声

  随着日出,追着羊群出牧,不管日晒、风吹、雨淋,总是在日落时才回来,几十年如一日,阿爸就这样整整放了半个多世纪的羊。

  他既无英雄的传奇业绩,又无天才人物的英名,但是,他始终平凡地劳动着,若以时间计算,他一生得到的阳光是英雄和天才人物远不能比拟的。这,在一个人的历史上,并非是什么“伟大功勋”,然而,难能可贵的是,他一生沐浴在清风、甘霖、阳光里,身上散发出一种持久而纯正的香味儿。

[责任编辑 巴菊媛]

欢迎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平台——扫描上图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新闻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图片
【定格】大数据云平台:为企业助力 为农民圆梦
文艺轻骑兵领到新“坐骑”
耍雪
【现场】政协内蒙古自治区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隆重开幕
北国风光一周排行
• 吕洞宾的最早记录
• “辣眼睛”的知识就别标价了!
• 古人下雪天也堆雪人吗?其实他们更爱堆雪狮
• 《水灯节的愿望》讲述支教故事
• 淡豹:城市中让人绝望的贫苦
• 红楼梦里咏红梅
• 谭延闿,第一书家竟是鱼翅将军
专题推荐
治国理政进行时
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宣传云
• 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网络主题活动
• 砥砺奋进的五年
• 内蒙古第九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471-665974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